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官方粉丝交流群: 1073078627
陌如乡心归处小说作者粉丝交流群现已开放,希望喜欢我们小说的粉丝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在这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也可以跟作者一起讨论小说剧情,催更等等,如果有小说投稿也可以私聊群主或者是指定投稿管理投稿,彼有伯乐,待千里马,今有鹿鸣,望凤来仪  期待你们的到来  群号:1073078627  欢迎喜欢陌如乡小说的粉丝加入  加群请备注:故事汇粉丝
2021-08-29
杨静训的语气,竟是罕有的宠溺,何澍一时错觉,刚想飘飘然,便猛然惊醒——他说你们两个,就是我和范宇……妈的,这小妖精,别逼少爷我出手! 见他眼神几明几暗,杨静训也不知道何澍心中何想,只是勉强装出一副温柔面孔,虽然他很想发作,把这个闹脾气不肯老老实实学习的家伙爆揍一顿,可昨天何澍对他的悉心照顾和今天刘老师尊尊教诲都让他把火气一压再压。 杨静训极力回忆刘老师是如何对待学生的,“说吧,是不是有什么困...
2021-08-15
“混合接力,第四棒,外加一个三千米。” “怎么?古籍所没人了?可你一个人霍霍。”转念一想,古籍所的确没人了,男老师中三十五岁以下的就三个:杨静训、满身肥膘堪比董卓安禄山的王安宁、得过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的新科博士后…… 于是,何澍只能苍白无力的安慰:“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辛苦你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就别委屈了。” 杨静训只能继续balabala的骂,直到何澍将热毛巾捂在他腿上。 “啊...
2021-08-08
尼玛杨静训你逗我呢…… 上辈子我学考古的吧?偷坟掘墓损阴德,这辈子才被杨静训给盯上了。 杨静训拍拍何澍的后背,“起来吧。” 何澍这才敢站直了,满脸通红的不敢看杨静训,太羞耻了,犯了那么低级的错误,摆出那么羞人的姿势。 借着身高优势,杨静训突破了社交距离,低着头,手指点了点何澍的额头,“你啊,长点心吧。” 配上杨静训那挨千刀的外貌,这个略带暧昧的小动作足以秒杀万千少女,加何澍…… 就那么一瞬间...
2021-08-08
何澍正有的没的抓狂,哪知杨静训突然翻脸发难,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你还真认不全啊?!” 何澍疼得皱眉,身子一个趔趄,突然意识到,学业不过关,那绝对是杨静训的死穴啊,他若是敢说那明晃晃的284个字有一个不认识的,杨静训立马就能制造出一起楼梯间杀人事件…… “认识认识,你不用担心,讲解墙盘铭文,我肯定没问题。” 逆光看不清杨静训的脸,可他的语气却仍旧生硬,“下午一点,逸夫教学楼504,不许迟到,迟...
2021-07-30
人和人千万不能比较,昨天还是万恶的不省心的劣徒,今天就变成乖巧听话的得意门生了。杨静训突然觉得昨天的行为有点过火了——十天翻译整部《国语》,何澍又不是在校生,单位、家里肯定闲不着,即便换做自己,也未必能翻译完啊,自己确有些苛求了。何澍虽然不满意这苛刻的要求,还却是老老实实的给自己打,唉,这年头,哪里还有这么听话的学生?何澍有一句话说的不错,不能因为他脾气好,就这样欺负他啊,万一哪天真把他惹急...
2021-07-24
杨静训没备课,第一节课,他就是想看看同学们都是什么基础,以备未来因材施教。好在他对两个研一弟子也没什么期望,倒也没什么不满意,那个叫张亚琪的女生,若是能努力一些,也还倒不错。 杨静训大致做到了心中有数,所谓知己知彼,将来更好发挥。第一次上课,自然要让同学们知道自己的要求,了解自己的风格,说白了,就是立规矩。他斜眼暗眄了何澍,突然说道:“何澍,你翻译的《国语》呢?既然大家都没问题了,剩下的时间...
2021-07-20
所以,何澍要回家。 回家之前,他也终于抽出个空,和李峰约会了一次。 暧昧昏黄,又颇有些格调的咖啡会馆,李峰突入起来的一句话,打断了何澍关于对经典传抄问题的思考。 “小何,你确定你导师是女的?” “嗯?”何澍当时就愣了。 “谁家女老师抽这种烟啊,别告诉我女博导都是爷们。” 何澍反应了一下,说:“你属狗啊?我怎么没闻出我身上有烟味。是我师弟,这几天被老师逼着写论文,整个人都疯了,办公室里全是烟味...
2021-07-15
“我要抱抱.."“你把工具藏哪儿了?“不知道..我要你抱抱我"“我问你,工具呢?面前的人被气的满房间乱走,翻完床底翻柜 子,愣是找不到一个工具,甚至- -根数据线。屋里中央站着的女孩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找,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委屈又加一勺害怕,却还有-丝奸计得逞的得意在里面,虽并不明显,但依旧是份量最重的。这般复杂,自己都不太清楚现在是什么心情,因为这位被自己硬生生地掰成主的还未正式上道的...
2021-07-15
杨静训忙得团团转,不禁火冒三丈。还能不能有点记性了?!说好了再不打他的,我图什么?!究竟图什么!!! 第三天,何澍终于勉强能下地了,就被杨静训好不怜惜的给押解去了资料室。 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生了何澍这副皮囊,简直可以秒杀世上一切天时地利人和,然而,正如这个社会不断向多元化发展一样,人类的审美也愈加趋向多元化,于是,总有个别人欣赏不了何澍的帅气,比如说,资料室管理员阿姨…… “何澍!”腰围已经...
2021-07-10
雪涟坐在班级里,看着讲台上的生物老师,有些出神。  想到周六回家的时候。趴在Y先生的车的后面,被一直送的小区门口,坚持要下去,一步一身冷汗的移回家。 回家洗澡的时候,才发觉自作聪明涂上的沐浴液,没起到作用。  而如今,,虽然走路依然一瘸一拐的,可是,确不会冷汗淋漓了。屁股上的伤早就好了个七七八八,也可以坐在学校的硬板凳上,不用暗戳戳的蹲马步了。  “那个,那个倒数第三排,靠墙数第二列的女生,...
2021-07-10
我对莉莉一直是抱有歉意的。她是我的印象中最年轻的一个,貌似也是最爱我的一个,但却是我不爱的那个,也是最忽视的那个。在这点上,我确实是对不起她的。而在上个月,我发现她已经把我拉黑了,虽然我后来也道过歉,也好好的说过分手,但是我对我当年的渣男行径也确实是心中有愧的。莉莉个子很高,有173那么高。一张鹅蛋脸配中分的姬发显得格外温柔,最喜欢穿的肚脐装牛仔裤,是那种安静性感的。她身材匀称,腿也因为身高...
2021-07-10
众人都开玩笑,如今的杨师门可是整个文博学院颜值最高的一个师门,杨老师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自不必说,门下两大弟子,男子玉树临风,女子明艳娇俏,他们这一师门简直可以贴个大海报,明年给文博学院打招生广告了。 为了庆祝新弟子入门,杨静训大摆宴席,请一众弟子吃饭,席间推杯换盏,极尽尊师重道、兄友弟恭之态。 可何澍却以一个资深gay特有的敏感嗅觉,感知到这个范宇对自己的威胁,以及自己对她的不友好。这种莫名...
2021-07-04
顾之燕看着他,哭笑不得。“可,如果屁股非常疼的话,但是可以不上课,你愿意屁股疼吗?”阿炎听完茫然的看着顾之燕,望着从地方黑漆的眼神中反射出来的自己。他真的好好理解了这个问题,片刻,他用力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如果可以不上课的话,我还是愿意的。”顾之要听完,略微皱了皱眉头,但却又舒展回那副温柔的样子。“为什么?”“因为。。因为。。哥哥可不可以不要问,我明天去上课就是了。”说完阿炎默默低下了头,...
2021-07-04
靠,和小舒觉得自己都被何澍那个没脑子的给带蠢了,于是很没义气的出卖了师弟,“你这话留给令高足吧。” 杨静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笑了起来,那个好看劲,整个魏晋所资料室里的雌性生物,集体喷血。 “我们家何澍问你的吧?他人在外边,手头没资料,才问的你。” 和小舒更郁闷了,你们师徒二人阳春白雪的,把我当傻子了,一个字解释不明白,不去翻书查资料,反而找人问,这要传出去,我可成了全所,啊不,全学院的傻子...
2021-06-29
在蒋老师打我的所有次数当中,这一次算是很重的一次,也许后来还有几次的程度与这次接近,但这一次绝对是让我最记忆犹新的一次。记得我趴在蒋老师家的沙发上,感受着肿胀的屁股,似乎有血管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冷敷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我去卫生间看的时候,屁股上还十分明显的,有皮带抽过的深红色的长方形印记,互相叠加着,之前我说过,对蒋老师,我一直打心底里害怕,是那种即使挨完打之后一边揉屁股,一边用语言安慰我的...
2021-06-29
阿炎逃学了顾之燕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个消息。“您好,阿炎不见了?我马上过来。”顾之燕拿起车钥匙就走了。学校里。“终于来了,顾先生,阿炎他不见了,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阿炎还在座位上睡觉,等第二节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他不见了。只见顾之燕的脸随着老师的话语变的黑沉。“找到了!在西瓜地里。”阿炎醒来就看见了自家哥哥头顶黑云站在自己面前,身边还有各科老师。完了。本来那浓郁的困意一瞬间飘散,他猛的站起来,却...
2021-06-29
这凄风苦雨的十几年,她手中连一把破伞,都不曾有过。如果实在要说有什么好事,大概是米果街的159号的塞尼一家,给了她一片勉强遮风挡雨的芭蕉叶。在她被姨妈关在院子里淋雨的时候,隔壁菜贩家年迈的的塞尼奶奶把她抱回家,给了她一块面包和一碗热汤;在她羡慕表弟可以吃蛋糕而她只能在厨房捡豆子的时候,小亨利攒下一个月的零用钱,为她买了一小块布朗尼。甚至她少年时期的唯一一件花裙子,都是塞尼奶奶用自己的衣服为她...
2021-06-29
出于掩饰,杨静训又板起脸,声音有点严厉的说:“既然知道错了,那么该不该罚?” 一口气没喘上来,何澍差点没咳嗽出来,刚刚的气氛差点就山无棱天地合了,怎么突然一下就画风直转,直接变成辕门斩子了? 何澍此时又愧又悔,认打认罚,可问题是,此刻他心理接受惩罚,生理上却万万承受不了。正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和杨静训说,一抬头对上杨静训那长不怒自威的脸,所有求饶的心思便冲得烟消云散了,乖乖的挪到门口桌子,打开...
2021-06-23
啧,怎么不好好吃药,又让她逮到了。看着女人没找着戒尺,小姑娘还在暗喜自己上周的“英明神武”,却不想自己扁着嘴偷笑的样子被看了个正着。得,这戒尺肯定是找不着了。女人黑着脸过来,不等小姑娘反应就把她按在腿上扒了裤子,大手高高扬起又落到小团子上。小姑娘又急又怕,可双腿被夹住动弹不得,手也被按在腰上,活像条泥鳅一样拼命扭动。巴掌挥得虎虎生威,孩子也在吱哇乱叫,小白团子 没- -会就发红发烫,小姑娘也...
2021-06-23
夏奈条件反射的哆嗦了一下,速度的把最后一层遮挡也剥了下去。服从和奴性彻底唤起了夏奈的羞耻心,她仍垂死挣扎,“上校,我可以像上次一样撑着桌子吗?”迦兰似笑非笑,“在这,或者去军部大厅。”“......我错了。”瞧瞧,有了更坏的选择,原本这个不满意的就会变得好接受些。男女之间的关系,往往就是在一推一拉之间逐渐成型的。现在,主动权就被迦兰死死的攥在手里,一丝话语权都没有给夏奈。夏奈认了命,正想趴上...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