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官方粉丝交流群: 1073078627
陌如乡心归处小说作者粉丝交流群现已开放,希望喜欢我们小说的粉丝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在这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也可以跟作者一起讨论小说剧情,催更等等,如果有小说投稿也可以私聊群主或者是指定投稿管理投稿,彼有伯乐,待千里马,今有鹿鸣,望凤来仪  期待你们的到来  群号:1073078627  欢迎喜欢陌如乡小说的粉丝加入  加群请备注:故事汇粉丝
2021-06-23
别开车,还能是什么意思 何澍脸瞬间就白了,“他……他有没有说什么事?” “没说,就挂了,听他语气不善,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又怎么了?他那人挺和气的啊,怎么被你气成这样?” “我……”问题是何澍也不知道又触了他家导师大人的哪片逆鳞,难道是翻译的事?莫说杨静训还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啊……难道是杨静训知道他找人帮他了?不能啊,就那种连“椁”是什么都解释不明白的白痴,杨静训怎么可能...
2021-06-23
三十五个单词,半个小时,还是刚才背过的,正常来说应该改不成问题。但那时候的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专心的背单词。 “坐下背!”蒋老师搬来一个凳子,那个凳子表面粗糙的很,坐在那上面,无疑会让我的屁股更疼,更难受。但我不敢违抗蒋老师的意思,强忍着坐下,继续写着手里的单词。 很快,蒋老师走过来,把折了几下的皮带摆在我的眼前,拿走了我的练习纸,给了我一张空白卷,上面是我刚才写错的三十五个单词。蒋老师再次...
2021-06-20
热身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东北人吃馒头长大的,力气都比较大,那热身的力道差点把我拍床里边去,而且用的小红和猫爪拍..这两个怎么也不像是热身的工具啊,后来仔细想想,在她的工具里,这两个也确实只能轮到热身了。 一开始是趴床上热身,一会儿换小红一会儿换猫爪拍,偶尔用用戒尺,刚开始我也是咬着牙扛着,毕竟才开始我总不能这就不行了吧,昨晚上的嘲讽还在我耳边,我这不得抗一会儿? 热身完了大概是准备上正菜了...
2021-06-18
“我国的地势呈现哪三个阶梯的分布?都说说。”Y先生突然问到。 “呃?什么?”雪涟一懵,筷子上的锅包肉差点直接掉下。 “说说中国三个阶梯的地势分布情况。” “啊?哦!可是咱们先好好吃饭不好嘛。”雪涟有点委屈屈,本来屁股坐在椅子上就不是很舒服,没想到,Y先生连吃饭时间都不肯放过她。 “这么快就忘了嘛?看来,屁股是不疼啊?”低低的嗓音响起。 “没,没忘,那个,等下啊。”雪涟赶忙把嘴里的肉咽下,并放...
2021-06-17
夏奈看着颀长的身形在眼前的几案上投下的阴影,认命的闭上了眼睛。该来的,总是会来的。“缓过来了?”他的声音还是冷冰冰的,这么一开口,夏奈就觉得霜雪纷纷,冬天提前来了。她站起来反而更不太好了,头重脚轻,恶心的厉害。她扯出一个自认为还算得体的微笑,拼命抑制住干呕的冲动,生怕被上校生出什么“装病”的误解来。 迦兰并没在意她的异样,冷漠的用板子点了点桌面,沉声说:“撑好了。”夏奈不算高,踮起脚尖才勉强...
2021-06-17
这原本不是什么事,同性交友也不是异性相亲,凡是都较个真儿,这年头的小受,哪一个不是同时交往好几个?可不知为什么,何澍居然鬼使神差的来了句“杨老师是女的。” 回到杨静训家时,已然是下半夜了,何澍蹑手蹑脚的用钥匙开了门,却看见杨静训正坐在沙发里看《三国志》。 “啪嗒!”钥匙掉地上了。 闯空门被捉! 不是,犯罪分子落网! 也不是,捉奸在床!!! 奸在床…… 在床…… 床…… 何澍脸都绿了,尤其是杨...
2021-06-12
我发了一条微信给老苏,他很快就回复了。  “怎么了?”  “我被贝分了。”  “这不合你心意?不开心吗?”  “我发现,原来被人提分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我虽没有对她投入很多的感情,但我也非常认真地对她。我们见了面后她就觉得我们不合适,要求互删。”  “说明你没有吸引她的点,也说明她不是一个只看外表的肤浅的人。不过,你终于知道被人分的感受了。第一次吗?”  “嗯……以前都是我提的。哥,我突...
2021-06-12
对照着刚刚确认过的答案,简单的看了一眼,只感觉,,再多给我十分钟,说不定就达到了嘛! 看着雪涟噘着嘴,在桌子前拧啊拧的,就是不肯过来,Y先生并没有给出更多的耐心。 “碰!”一声闷响,藤条打在了沙发上。 雪涟一哆嗦,得得嗖嗖的看了过去,挤眉弄眼的,讨好。不想过去,怕疼。 “早干什么去了?看你一点都不笨,让你背的时候,一直在那溜号儿,当我不知道呢?” “额,,那个,当时屁股疼,就,有点,就有一点...
2021-06-12
其实掐指一算和姐姐认识也就三个月不到,但是从开学到现在几乎每天都在连麦,从我的生活再聊到她的生活,知道她刚来杭州,人生地不熟,而我在这座城市已经混了六七年,也算是“地头蛇”了吧。 一开始只是抱着纯实践的想法,想着稍微认识一下起码约实践的时候不至于尴尬的说不出话。 凭借着对杭州的了解,迅速的拉进了和姐姐的距离,当时其实也没有那么喜欢,但是晚上连麦的时候经常聊到两个人关于实践的看法,意外的发现她...
2021-06-12
何澍说:“所以我是太史,不是太祖。” 杨静训也弯着眉毛笑了,“你还不是一般的太史,是太史公……”说到最后三个字,声音不由得低沉暗哑起来,眼角也暗眄着些许暧昧,瞟向何澍的胯下。 何澍的小帐篷差点没支起来,杨静训你调戏良家少男的本事当真青出于蓝啊! 杨静训看着何澍的窘态哈哈大笑,笑声中陶笛声响了。 何澍接了电话就说:“啥事?……啊……”声音有些犹豫,瞟向杨静训的目光也有些心虚,“我后天回C市,回...
2021-06-12
夏奈苦笑着,无师自通的颤着声音说了句:“谢谢长官。”迦兰笑了笑,要不是他知道夏奈是个多么具有叛逆精神的姑娘,这一副乖驯的模样自己几乎就要信了。他并不搭腔,板子噼里啪啦的扇下去,拍在皮肉上的脆响混合着少女抑制不住的低吟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回荡着。迦兰意识到了她的不禁打,于是这一组只打了临近他一侧的左臀瓣,他的力道不减,绯红色的屁股蛋像果冻一样被他抽的上蹿下跳,居然颇有美感。十下打过,他并不停手,照...
2021-06-11
我坐在蒋老师家的餐桌上,按照蒋老师的要求,拿出笔和纸,蒋老师开始听写。我本以为蒋老师会为了惩罚我在考试的内容上刁难我,但没想到考的内容都是我来之前在宿舍刚刚背过的内容。单词,词组和句子翻译,都是刚刚好适合我水平的难度,好像是蒋老师为我量身定做的题目。我开始怀疑,难道蒋老师叫我来的原因仅仅是为了在学习上给我开小灶吗? 我很快作答完毕,信心满满的把试卷交给蒋老师,除了句子翻译里的几个地方不太确定...
2021-06-11
楔子夜幽容:自从童年起,我便独自一人,在深山里,照顾着历代的星辰,从来没有人涉入我的世界。每当我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我年华虚度,空有满身的疲倦……许辰:二十多年前,我在外婆家不足二十平米的小院里蹦跶,感觉生命美好,我早已走遍。生活在阴沟里,依然有仰望星空的权利。直到外婆告诉了我那个星辰使者的故事,我踏上了寻找她的路程。——世间美好,不过盛夏白梅子汤,碰冰碰壁当啷响——夜幽容:我曾以...
2021-06-08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挨打,那天的一切和我幻想了十几年的场景如出一辙,痛的那么真切,但压力,却释放的那么彻底。紫着屁股趴在床上的时候,虽然屁股上传来的痛感没有丝毫消减,但心里的自责和难过已经完全消除,剩下的,只有对未来暗自下定的决心。 对于蒋老师,在我的想象力,她就一直是一个超级严厉的存在,但只有经过了才知道,这顿打,比我想象中的更难熬,但这还仅仅是第一次,但我愿意继续咬牙忍过接下...
2021-06-05
第一次实践是跟一位女主,作为一个看文多年,一直靠想象的女生来说,实践在想象中是美好的But.也总听说实践不安全,所以一直没有安全感,总是害怕,还没有勇气去找...直到那个小姐姐提出想跟我实践,我们一开始不是实践才加为好友的,一开始是s圖p语c圈里扩的列,聊的比较好,关系也比较好,所以安全感总算有了跟她聊天的时候,偶尔皮一下,她也总说要打我了,我内心暗戳戳会开心一下,但是也知道是开玩笑嘛。后来...
2021-06-05
让我们以小崽崽的视角看看是怎样的吧~ hello大家好,我就是我姐嘴里所说的小坏蛋,其实吧我一点都不坏,但是我不坏不代表我姐不坏啊你们说对不,我姐每次找我都能给我一顿爱的拍拍,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哈哈哈  我入圈三年,是个特别敏感又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我的情况我姐之前也说过了,我就不在多说啦。我进圈的目的就是想找一个如亲姐姐一般的人,能陪我长大,管着我宠着我,有事情能一起解决,在她面前我能...
2021-06-05
这话也没说错,斯图尔特的博彩业并不犯法,如果夏奈是个普通大学生,随便她与马尔蒂做什么交易,只要不太过分,学校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偏偏她在军部,偏偏还是个实习生。就在其他人也想对实习生制度说点什么的时候,迦兰上校懒洋洋的开口了,“有啊,”马修愣了一下。迦兰抬起头,目不斜视的看着他,“我啊。”继而他薄如刀削一般的嘴唇扬了扬,“这不正是风纪委希望的吗?”其实马修还真就是这个意思,军法处惩罚不了她,不...
2021-06-05
蹲在何澍身边,要脱他裤子。这次何澍没像先前几次那样扭捏,心想,反正都给你看好几回了,也不差这一回,既然吃不到帅哥豆腐,那让帅哥吃我豆腐也算planB了…… 杨静训极尽温柔细致的给何澍喷了药,又给他柔开发硬的伤痕,直折腾得二人全身都被汗湿透了,杨静训还得给他用热水擦身。最后杨静训自己也开始反省:总这么打他,我图什么啊? 从星期天开始,杨静训果然再没打过何澍,哪怕再看不惯他看书时上网查字典,看不...
2021-06-04
“那,今天呢?”我问蒋老师。“好好准备明天的比赛,你是个很有天赋的学生,认真努力,以后肯定有出息,回去把稿子再好好看看,明天加油。”我拿了东西,回了房间。回去之后,我的感觉,就好像恋爱第一天的感觉一样,心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一切美好的幻想,想到可以和蒋老师一起朝夕相处,一起吃饭学习,表现的好可以在老师面前显摆一番,表现的不好挨一顿板子,站着反省一阵,长了记性。似乎和蒋老师在一起,成长和进步变得...
2021-06-04
他顺势让我趴在了他的膝盖上,刚刚拍过的臀部还是红扑扑的,倒是省下了他预热的功夫。“新的规矩一条十下尺子,自残这条二十竹棍,有意见吗。”“没有。”“放松。”他把尺子贴上了我的左臀。冰凉的触感让我微微一颤,努力的放松了身后的两块肉。找准机会“啪”的一声,在身后响起。比较竹尺,塑料的尺子威力减弱了不少但是打在早已微微红肿的身后,那味道还是有些妙不可言。我蹙紧了眉头,把声音压在了喉头没有发出。过了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