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官方粉丝交流群: 1073078627
陌如乡心归处小说作者粉丝交流群现已开放,希望喜欢我们小说的粉丝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在这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也可以跟作者一起讨论小说剧情,催更等等,如果有小说投稿也可以私聊群主或者是指定投稿管理投稿,彼有伯乐,待千里马,今有鹿鸣,望凤来仪  期待你们的到来  群号:1073078627  欢迎喜欢陌如乡小说的粉丝加入  加群请备注:故事汇粉丝
2021-05-31
杨静训瞄了一眼,熟悉的界面,是北大博雅论坛,便不动声色的来了句:“你若是敢上网抄,我就找你们领导给你请一星期的假。” 这句话有内涵…… 被恐吓的何澍却斜着眼睛盯着他家青年才俊帅哥导师,看怪物般的说:“师兄你是智商欠奉么?你见过谁家网上翻译古文是直接按照注和疏翻译的?你让我上哪抄?” 杨静训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便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叮叮当当锅勺声响,菜香四溢。 何澍趴在沙发上,心中说不出的...
2021-05-31
斯图尔特帝国玛亚郡军事司令部这是马修.格罗尼第一次见到迦兰上校。他在军事风纪处工作了三年,但来到司令总部却是头一次。早在他还在皇家圣维克特军校读书的时候,迦兰.戴肯就是全校皆知的名字了。短短三年,他从中尉扶摇直上升到上校,成为玛亚郡第十区分部的最高司令长官。非战争年代,军官毕了业在地方熬资历是斯图尔特心照不宣的惯例,放眼望去,上校这个军衔授予的都是有些战场经验的中年人,而迦兰今年,还不到二十...
2021-05-30
“最后六十,罚你没吃早饭的事。”感觉崽崽牵着我的手越来越紧,下了最后的通牒 “姐~不用猫爪好不好,疼~” “行,咱用戒尺,报数!”当然,腹黑的我不会让崽崽这么舒服地挨完了,于是乎我又加了两层力 啪“一…唔…疼~姐~”崽崽开始轻微的扭动了,但戒尺还是能精准的打上去“别动,放松” 啪啪啪,打了四十下,期间崽崽还算听话,没怎么大幅度的动,“宝宝,最后二十姐姐会再用力,会还要疼,宝宝忍一忍好不好,挨...
2021-05-28
周六,八点。酒店一楼大厅的沙发上。  “哈~气~好困啊。”白雪涟四仰八叉的葛优瘫在沙发上,玩着手机,等着时间的来临。  “我已经到了,你来了自己在一楼找我吧。” “好的,我也到了,在停车了,稍等一会儿。” “嗯呢,好的。”  一身灰色休闲服的高个男子走进来,四目相对,就知道人对上了。他大步走来,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雪中涟漪?” “对的,是我。你就是Y先生啊!” “嗯,我先去开房,你跟上...
2021-05-28
说实话,那一瞬间我的感受我思考了很久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为了情节的完整,我还是先讲完这段故事。 “过来吧!” 我低着头,慢慢的走到蒋老师的面前。 “干什么这么委屈,把那边凳子搬来坐下吧,没有理由打你了,改的都很对哦!” 我抬起头,看着蒋老师的眼睛,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归属感和安全感,我没有立刻按照蒋老师的要求去搬凳子,而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想再多感受一会儿这美好的瞬间。...
2021-05-28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们在一起已经半年了。我变得越来越离不开他。 想起他的时候心里总是跳个不停没吃过猪肉至少看过猪跑的我想,我可能喜欢上他了。 这似乎也显得十分理所应当,毕竟我想没有谁能对一个悲伤时候陪你,出事时候第一个帮你,愿意陪你一起走过漫长道路的人毫不动心。 那么他呢,他。。会喜欢这样麻烦的我吗。我不敢确定,陷入了纠结。 那么去问问他如何? 心底突然冒出了这个主意,又被我很快的否决。如果...
2021-05-25
我在蒋老师心目中,究竟是什么印象呢?多少时候,我都在想这个问题,我对蒋老师,有倾慕,有崇敬,更有师生情,甚至我一厢情愿的爱情。我想不明白,我也不敢奢求,我经历过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最后却连朋友也没做成的失败感情,我自然不敢奢求蒋老师成为我的什么,只希望她能永远这样关照我,给我的大学生活,一段不一样的回忆,如是而已。 一周之后我收到邮件,大赛组委会通知我通过初赛,复赛于十天后在北京举行。 为了情...
2021-05-25
故事的开始那么期盼,故事的最后却只有我一人。我们的相遇大概很奇葩吧,出于对sj的期待吧我在一个群里发了找z,那一天好像好多人加我了。好像我记得我只通过了他和另一个。最开始我都是在了解。相处几天后我找了另一个。后来我发现另一个其实是个骗子,他威胁我说要来找我 。当时自己一个小姑娘还挺害怕。就想着试一试一起给好多人发了消息。他是回我最快的。记得当时他一步一步的教我怎么说怎么做又在最后安慰了我。说...
2021-05-25
人生就象一列急驰的火车,机遇和缘分会让许多素昧平生的乘客,在旅途中相遇、相识、相交、相知。我的圈名是浅苒,小崽子的圈名是如梦 第一次见崽崽还是在圈内里的一次聚会上,当时我的贝贝还不是她,后来双方经过了一系列的波折,最终在2020年的5月28号走到了一起。崽崽说,她想要的是一个姐姐,而不单单是主贝关系 崽崽的情况有些特殊,眼睛有先天性的缺陷,她跟我说她是半个盲人,在盲童学校读书,走路都需要人牵...
2021-05-25
虽然我认可自己贝的身份,但一直不喜欢主子的称呼,平时也不会叫,一直不能习惯。哥哥也默认了,但是告诉我实践的时候要叫他主子,然后为了让我习惯一下这个称呼,有时候会突然发过来一条消息“丫头,叫主子”,虽然叫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每次还是觉得很难开口。更多的时候是打电话或者通视频的时候让我叫,或者犯了错的时候在他的命令下我不叫也不行了。其实哥哥的处罚不算重,罚跪最长的一次是五十分钟,打手心只有两...
2021-05-24
何澍的屁股不禁又是一紧——你的大作被同学同事领导拜读,心中自然会窃喜,可是这个拜读者一旦变成导师,正常人都会紧一下,只不过不是屁股…… 好在杨静训并未就此文章发表意见,而是问道:“这么多年了,你还能记得这么清楚,知道为什么么?” 这个不用人教,写过论文的人都懂,材料看一百遍,不如论文里边用一遍。凡事经过论文引用的,必然是作者反复阅读、思考,并且有过心得的,远非死记硬背可以比。一劳永逸,十年不...
2021-05-23
圈外人对sp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是一个没有那么容易说的问题,或许我们也很难去了解。对于我个人而言,当我听到类似打屁股,挨揍之类的字眼的时候,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还记得小的时候,那时候网络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那时候获取信息来源的主要方式还是书籍,家里那个老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不知道被我翻了多少遍,再“打”的这个字的词条下,就有“打屁股”这个词条,具体的释义我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那个时候,我...
2021-05-23
看着我崩溃出声,一瞬间他显得不知所措。但是还是很快地用手扶上了我的背,像哄小孩一样低声对我说着:“不哭了,乖。” 我哽咽了许久,像是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在他身上软了下来。之前都没有机会好好感受,此时才发现他的胸膛无比宽阔,带着淡淡的阳光的味道。让我有些着迷。 迷迷糊糊的我在他怀里睡着了,睡着之前还断断续续的告诉他不要上药。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到了,不过当我第二天从床上起来时,身上的衣服和昨日一般只...
2021-05-21
哥哥对我的控制比较多,除了基本的早晚安,吃饭,取快递,上厕所,出门都要告诉他,哥哥需要我在他面前没有隐私没有羞耻感,有几次因为上厕所不报告的事被罚,还有一次稍微反抗了一下让我跪了起来又跪,记忆犹新。哥哥说少有人能接受他的要求,而我能做到,我的表现让他感到意外,他看中的是我的服从性,喜欢我的乖巧。我问过哥哥会不会觉得他付出比较多,他答“只是付出的东西不一样而已,我付出的是时间和陪伴,你付出的是...
2021-05-21
  “所有人由班委带去宿舍,整理内务。完毕后去食堂吃饭,,嗯,看你们今天到的晚,就一点半操场集合吧,不许迟到!”他用凌厉的眼神扫过众人“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白了~”拖拖拉拉的长音惹的帅哥哥的眉头一皱,拔高嗓音,喝到“没吃饭啊?大点声!”  (艹,吓人一跳)“明白了!!”无论男女都扯脖子喊到。  “去吧。”  可惜最后分到的教官,并不是他,哪怕我们再闹腾,前后一共换了三个教官带我们,...
2021-05-21
沙发上的我有一些昏昏欲睡,太久没有出门,就算只是在附近走了走,也让我觉得十分的疲惫。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他的消息,告诉我他回家了。我揉了揉眼睛,回了句好的。过了几分钟他又发来了一条信息,成功把我的瞌睡虫都赶跑了。 他问我愿意做他的b吗,我愣了一下。如果一个月前我还能用了解时间太短我不熟悉去拒绝他,现在似乎已经很久了,甚至见过了面。 我还在思考的时候,他又发来了消息,告诉我他说过愿意理解我...
2021-05-21
现在回想起来,我和蒋老师的故事,到这里才算正式开始,所以我来简单讲讲蒋老师的故事,然后再说,后面发生的故事。 蒋老师和我是老乡,都是本地人,蒋老师在意大利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回到家乡学校任教,同时在科研教学等多方面表现活跃,经常为一些会议担任会议翻译。大学的时候,蒋老师就是男生们竞相追求的对象,蒋老师也终归是要食人间烟火的,大学期间,谈了个男朋友,两人相恋四年,有风花雪月的浪漫故事,也有花前月下...
2021-05-21
杨静训嘴上说没完,其实已经松动了,他也不想把人逼急了。虽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可何澍还是不想和杨静训硬顶,好不容杨静训口风松动了,他也得见好就收,于是暗暗压下心中的恐惧,重新趴回到桌面上。看看表,差不多也该上课了,杨静训再不耽搁,五下又快又准又狠,还是那个位置。你丫杨静训,五下你当十下打的吧?胆结石也没这么疼的!何澍疼得腿直打颤,浑身冷汗。杨静训拿起笔记塞在他怀里,转身出门,“走,上课去。”...
2021-05-19
过了一会,手机又开始振动了。我心跳不由的快了一分。咬了咬嘴唇,还是解开了锁。入目的是一段话,没有我预期的怀疑和漠视,也没有自以为长者的劝解和指导。有的只是淡淡询问我此刻的状态和试图安慰我却有些略显笨拙的话语。以及最后的一句我愿意尝试理解你的感受。一瞬间眼睛里似乎有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我想了很久却只能单薄的回复一句:谢谢。此后我们的交集少了很多,但是每当在群里说话时,总会有意无意的注意他的存在。...
2021-05-18
掐死、关机。太丢人了。何澍赶紧转身,重新撑在书桌上,他深深的认为,被杨静训打一顿也比被他老妈吼一顿强。杨静训却愣了一下,好像曾经听哪个八卦的女学生说起过何澍离婚了,可他既没问,也没当真,看这架势竟然真有这么回事,难怪他这两年连课都没上过,还真是糟心啊。不过同情归同情,说好的惩罚不会因此免掉,论文就是杨静训的禁忌词,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只要不按时交论文,就只能撅着屁股挨揍。“啪!”狠狠的一戒尺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