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官方粉丝交流群: 1073078627
陌如乡心归处小说作者粉丝交流群现已开放,希望喜欢我们小说的粉丝加入到这个大家庭里,在这里你们可以畅所欲言,也可以跟作者一起讨论小说剧情,催更等等,如果有小说投稿也可以私聊群主或者是指定投稿管理投稿,彼有伯乐,待千里马,今有鹿鸣,望凤来仪  期待你们的到来  群号:1073078627  欢迎喜欢陌如乡小说的粉丝加入  加群请备注:故事汇粉丝
2021-05-17
三   “上楼,给你立规矩。”  “啊?不要吧!”  我哭丧着个脸。  “上了贼船还想跑?门儿都没有!”  老苏把我生拉硬拽地带到了楼上,又坐到了餐桌上。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上次他坐在对面,这一次,他直接坐到了我旁边,我怎么觉得有点冷呢?   “学习方面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我只说生活方面,一遍。”  “能不能说两遍啊?”  “皮?”  老苏的大手向我挥来。  “哎!错了错了,一遍就一遍,您说,...
2021-05-17
尽管快大学毕业了,但知道圈子不久,也是疫情期间无聊才意外发现这个圈子,发现自己的爱好。没有排斥,只是看了些文章与别人的经历也知道了要想不入圈太深,实践还需谨慎。意外知道了汉责,又知道了小贝乐园,4.29那天,又是在公众号里看着别人的经历,看着对自己DIY下狠手的作者,我深深地觉得自己需要管教了,知道自己对自己下不去手,于是有一股很强烈的意愿,没错,我想有一个主了。立马开始行动,先是在小贝乐园...
2021-05-16
 第四中学,初一三班。      白雪涟坐在靠门的第三排,看着那纤细修长的手指,白暂暂的,那样的好看。曾经的自己......可没有拥有过......          已经五天了,,开学五天了,她来到这个世界也刚好五天了。      是的,她穿越了。 可是,这里,她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和曾经的,那么像,,平行空间吗?还是......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穿越过来的,或者说,没有离开曾...
2021-05-16
味道,是在密切关系相处中那个不经意间植入心底的独特讯号,是那种只属于她的味道,从那味道里,我能识得严厉,又能嗅到温婉,即使现在回忆起来,我依然忘不了那种包含了我大学时代所有美好记忆的味道,我和蒋老师的朝朝暮暮好像又依稀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晚,我在床上辗转,回忆着晚自习时蒋老师对本班学生的严厉斥责,渐渐的,好像今晚的教室只有我和蒋老师两个人,我站在她面前,低着头,听着蒋老师的训斥,那是一种...
2021-05-16
“行了,每次都这几句,你还能有点创意不?怪不得你论文写不出来,连编瞎话都没点创新精神。快点吃,吃完咱们再算账。”这顿饭还怎么让人吃……其实,博士两年半,何澍一件事没完成,还真不是他放任自流为人懒惰,他这几年先是结了个婚,作为何氏财团总裁的小少爷,父上大人非但没逼着他找个门当户对生意伙伴家的千金来场政治婚姻,还格外体恤他,任凭他相亲相了个普普通通的中学老师,他倒好,过了还不到十个月就离婚了,原...
2021-05-16
昏暗的房间里,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偶尔从缝隙中透进一两缕的阳光。被噩梦惊扰的我舒展了下自己蜷缩在沙发上的身体,有些费力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空旷的房间,有些茫然。视线扫过了从窗帘缝隙透进的阳光,我眯起了双眼,既是欢喜又是厌恶。我伸手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却并没有好好打理的欲望。草草的收拾完自己,拿起桌上那袋不知道多久之前的面包随意啃了两口。又把自己陷进了沙发之中。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撑着打开了...
2021-05-15
二  “穿就穿呗我不在乎。”  我耸耸肩。  “女孩子,名声不要了?万一有人报复你怎么办?”  心脏骤停一拍。  因为我以前最多的时候是十个小贝,至于现在为什么六个,是因为我分了四个,把没见过面的都分了。就因为收第九个之后的几个小时里,第十个来了,在发完照片之后他却把我删了,我严重怀疑是第九个来试探我的。从那天起,我怕了。过几天,我找了个借口就说我退圈了,和第九个分了,顺便也分了其他几个网的...
2021-05-14
一   我就是一个渣主。从找贝开始最多的时候我有十个小贝,你说渣不渣?   不是我不想唯一,只是没有人能给我想要的感觉,无一不是我对他们来说新鲜感过了,对我的态度就变了。我热情不是,高冷也不行,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其实,我是个长情的人。我对这十个每一个都有感情,只是他们给了我太多的失望,才会让我去找下一个。但我又不知道怎么提分开,又怕伤害他们,所以只能拖着。我知道我很渣,但也没办法...
2021-05-13
二大学的选课,麻烦得很,五花八门的选修课,要拼网速,更要拼手速。起初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在那部分系统已经选好的专业必修课里仔细看了好久,希望能找到蒋老师的名字。但遗憾的是,在那么多的专业课里,竟然没有一门蒋老师的课,我一遍一遍的找,以至于错过了体育课,公选课的选课。最后只剩下那些所谓的不好过的和没人选的课了,不过我倒也不在乎,我本身也不擅长体育,随随便便的选了个排球,据说很多人连到胳膊都打紫...
2021-05-10
一“今晚七点,意大利米兰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卡得丽娜教授莅临我校意大利语系讲学,我校意大利语专业蒋婧之老师将做现场翻译,希望同学们积极参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蒋老师,齐肩的短发,精致的项链,一袭白色的长裙,淡淡的妆容,请原谅我对第一次见到蒋老师时的外貌已经记不太清了,不是因为岁月模糊了她在我记忆中模样,而是因为她让我记忆犹新的从来都不是外表。那时候,我还一句意大利语也听不懂,那是我入学报到的第一...
2021-05-05
倒霉作死的学生在腹黑严厉的老师督促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故事。某冒泡同学提及名讳的问题有不敬先人之嫌,当时没想过,现在深以为然。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这样解释“训”:“训,说教也”。所以,这就是个说教的故事。首先感谢同学们提出的问题,楼主已改过从善了。于是楼主绞尽脑汁的给目前出场的所有人重新起了名字。何澍是我随便想到的,因为想到了一位萌萌的何姓老师。另一位,我本是想起一个带“训"字的名字,某静训...
上一页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