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我和我的哥哥(一)

阿炎逃学了

顾之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个消息。

“您好,阿炎不见了?我马上过来。”顾之拿起车钥匙就走了。

学校里。

“终于来了,顾先生,阿炎他不见了,早上第一节课的时候,阿炎还在座位上睡觉,等第二节课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他不见了。

只见顾之的脸随着老师的话语变的黑沉。

“找到了!在西瓜地里。

阿炎醒来就看见了自家哥哥头顶黑云站在自己面前,身边还有各科老师。

完了。

本来那浓郁的困意瞬间飘散,他猛的站起来,却发现有个重物压在了他身上西瓜。

顾之:“既然找到了,就麻烦各位老师了可以回去上班了。”说完淡淡瞟了眼还躺在地上露着小肚皮还抱着个西瓜的林可就走了。

别人不懂这个眼神的意思,但阿炎最了解不过了。这个眼神表示明天见不到太阳。

顾之走了几步后,发现身后没有人又转过头淡淡看着阿炎,眼神中满是危险。

阿炎现在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压根没注意到危险正在来临。

顾之走到他面前。

阿炎:“嘿嘿,嘿,我不是故意的,哥哥你吃西瓜吗?”那语气简直就像路边的傻子一样。

“哥哥现在心情很不好,想请你吃竹笋炒肉,你吃吗?”阿炎使劲摇头,眼泪说来就来。他抱着顾之的西装裤角哭嚎道:“哥哥,哥哥,唔,我下次不会了,真的。”

“再哭现在就揍你。”

阿炎说收就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顾之看着他,也不禁纳闷,为什么别人家的0mega都那么乖巧可爱,怎么自己家的就这么皮呢。

见林可还坐在地上耍赖,顾之把他腿上的西瓜拿走,一把把林可扛在肩上,冲着他那Q弹圆润的两团软肉狠狠挥下一掌。

“啊!”

阿炎被这一下打懵了,他把手往后伸了伸。

好烫。

阿炎明白这是要回家挨揍的节奏了。可能恐惧给了他力量,他开始胡搅蛮缠。

因为阿炎是被扛在肩上,所以他摸的到顾之的背和腰。阿炎准备发力,“啪!

阿炎一掌打在顾之的腰上,刚刚那一掌不轻,把阿炎自己的手都震麻了,但顾之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应。

就在阿炎刚想再来一巴掌的时候。

“啊!”

他的屁股.上被恶狠狠的来了一掌,这一掌下去,屁股肯定肿了。

阿炎开始复仇了,他又一掌打在顾之的背上,顾之还是没和阿炎说一句话。

“啪!”自己的屁股是又挨了一掌。

和我杠上了是吧,看我不打的你叫爸爸。

阿炎开始发力,又是一掌。

‘啪啪啪啪啪。

“啊!疼!唔!顾之!”阿炎因屁股一下被重重打了五次而气急败坏的喊道。

这五下足足让阿炎终于能消停一会儿。


“闭嘴。”

顾之几乎是咬着牙说完这两个字的,他看着肩膀上的这个还不服气的小东西,--时火气更上来了。

“啪啪啪!”又是三个极重的巴掌往阿炎后面呼。

“嗷!疼!”阿炎不敢动了,趴在顾之的肩膀上装死鱼。他没有想到这男人手劲居然有这么大,这几掌下去,屁股都应该紫了,原以为前面几个巴掌已经更狠了,没想到居然还留了一手。

阿炎眼看车离自己越来越近,死期也离自己越来越近。阿炎被那几巴掌打的疼了,他心想,完了,这还没回家呢,就已经这样了,那回家还得了,不得把他屁股给扒下来,。

想到这儿,阿炎示弱道:“哥哥,我错了,屁股好疼。”顾之无言。

说话间阿炎已经被拎到了自家车边。

阿炎一看居然已经到车旁边了,那离死期也不远了。顾之刚想把他从肩上放下来,就见阿炎死死扒着顾之的衣服,阿炎把头埋进顾之的颈窝里说:“哥哥,我错了,不要打我屁股好不好。”说罢阿炎怕顾之不同意接着装作凶|狠狠的样子威胁:“那是家暴,犯法的!让你牢底坐穿的!顾之听罢,微微皱了皱眉,把阿炎从自己身上扒下来,抱在怀里在阿炎耳边轻声说道“那我今天宁愿牢底坐穿,“闭嘴。”

顾之说完,也不顾阿炎接下来的反应,一只手拉开车门把,一只手把阿炎扔进去。

阿炎反应过来这一切时,已经到家楼下了。

阿炎知道一回家就可能有板子迎接自己,不禁抓了抓身下的坐垫。

是刚刚顾之给他的坐垫,说是要好好体会一下温暖。

阿炎懊恼地看着外面,有些后悔,本来顾之听到自己逃学就很生气了,为什么自己去招惹他,到最后自己还捞不到点好处,只能留下一个红肿的屁股。不,这次应该是青紫了。

要不然再在车上耗一会儿,耗到晚上,顾之肯定舍不得,会让自己先去睡觉,明天早上再算账。那么明天的事就明天再说吧。

顾之通过后视镜直观察着阿炎,他太了解这个小朋友了,看着他那邪恶的表情就能知道这小东西里脑海里那些不着调的歪脑筋。

也不禁思索自己是否惯坏了他。

“把你的那些坏主意都给我收好了,今天的这顿打你逃不掉。如果你想在车上拖延时间,那我也可以在车上先揍你一顿,当然,回到家还有一顿等着你。

阿炎听完,有一刹那间愣住了,然后又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顾之

他扁扁嘴说:“哥哥,屁股可疼了。”

“等会还能更疼。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你再过来我就从这跳下去!让你永远见不到我!”阿炎大声威胁道。

顾之看着他,眼眸中隐约带着丝愤怒与无奈。他缓缓道:“林炎,你觉得从这个不到一米的桌子上跳下来,能摔死吗?”

林炎听到对方喊他名字就已经觉得不妙了,压根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是什么,他的注意力全在顾之喊他大名上了。看来,今天屁股可能要掉一层皮了。阿炎摸摸自己屁股想到。

他决定还是先服个软,不至于让顾之真的火气上头以后,把他给打残了。

“哥哥,抱。”阿炎张开手,向着顾之。

顾之看着他,叹了叹气,把他抱了下来。

紧接着,突然把阿炎的裤子扒下来,拦着腰死死摁在自己的腿上。

巴掌随着风往屁股上灌。

“啪!你好样的!

“啪!长大了!”

“啪!还敢威胁我?嗯?”

顾之问一句,巴掌就狠狠的扇在他那两团红肿的软肉上。阿炎趴在顾之的腿上,眼泪和鼻涕都流到顾之的裤子上,手里还攥着顾之的裤角。

,屁股疼。

阿炎含糊不清的说:“哥哥, 我不敢了,我不敢逃学了,唔,疼,我不威胁你了,我也不打你了,疼!”

“为什么的力气这么大!疼!

“就是为了教养某些蛮不讲理、不听话、天天调皮捣蛋的。”顾之咬着后槽牙,往他的小屁股上打一巴掌,说一个字,淡淡吐出一句。

顾之看着手下那肉嘟嘟红润的桃子,他停下巴掌,附在阿炎的小屁股上。

阿炎的小屁股在疼痛下不断升温,而顾之的手却还是冰冰凉。阿炎瑟瑟的趴在顾之腿上,顾之的手贴上来,他不禁抖了抖。

顾之默默感受着身下小东西的动作。

看着阿炎挨打时瑟瑟发抖,有些时侯真的很心疼,但却又想到这家伙平时闯的祸。真的是头疼。

“哥哥,错了,疼的,可可疼。”阿炎看着顾之只是把手搭在他的软肉上,自以为哥哥已经心疼了,他觉得现在只要给哥哥一个台阶下,就一定不会再被揍了。

阿炎还是趴在那抖,只能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不停的吸溜鼻涕,虽然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但顾之知道这远远不够。这小东西下次还会犯。

“起来。

顾之阿炎从自己的腿上放下来。

阿炎转身就抱住顾之的手臂“哥哥,哥哥,哥哥。

“哥哥在。”顾之摸摸他的脑袋“去墙角站着,今天不会这么容易结束,乖。”

阿炎听完,眼中瞬间又蓄满泪水,他不顾身后的疼痛扑向顾之,把头埋向顾之的胸膛。

“哥哥,太疼了,太疼了。”说罢阿炎牵着顾之的手带到自己的身后“你看,这么烫了,可疼可疼了。”

顾之宠溺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小坏蛋,顺着阿炎抚摸着手下的嫩肉,突然给了这块肉狠狠的一巴掌。

“啪!”

“唔,疼啊,哥哥。”

“去墙角站着。

“哥哥。”阿炎抬头看着顾之,他依旧是原本那温柔却又冷淡的样子,他说完就认命般的低下头,因为裤子已经被扒了,哥哥肯定在后面看着呢,这光溜溜的走到墙角的话,那多丢人。

阿炎默默的把两只小手虚搭在自己身后红肿的两瓣上。顾之看着他,磨磨蹭蹭的走到墙角,确定这小东西没有再搞什么幺蛾子,他坐在沙发上,淡淡看着眼前那毛茸茸的Omega。

真的是不省心。片刻,顾之看着阿炎的腿已经开始打颤。

“为什么上课的时候跑出去。

阿炎本就挨了揍,看着顾之也不和他说话,心里还是有点慌。屁股还是很疼,屁股说不想再疼。

阿炎决定为了自己的小屁股,还是说了实话。

“我。。我看外面的西瓜好大,就想着摘回来给你吃的。”阿炎看着顾之还是那副严肃的表情,他伸出三个手指举在头上认真的说:“哥哥,我没骗你,我要是骗人,你就。。你就把我屁股给打烂。”

顾之看着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他那认真的样子,又看着他那红肿的小桃子,真的下不了手。

他承认,小东西说出来的时候他是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答案的,听完之后又觉得挺傻的,这小坏蛋。

阿炎说完看顾之还是没有反应,他叹了叹气,认命的爬上顾之的腿上,他吸了吸鼻涕可怜兮兮的说:“哥哥你要是不信的话,那就把我的屁股打烂吧。”

顾之还是淡淡看着阿炎,任由着他爬上自己的腿上,听完他说的,顾之把手高高扬起。

阿炎听着风声,把眼睛闭上了。

顾之轻轻把手放在他的屁股上,慢慢揉了起来,屁股很烫,有点烫手了。

“哥哥?”

嗯哥哥在,哥哥给你揉揉,是不是疼啊”顾之边揉边说:“哥哥今天误会你了和你道歉好不好?”

“哥哥,疼,不揉了好不好,我原谅你了,不要再揉


顾之看着自己手下的屁股,越来越烫,但好在没有硬块。“揉揉好的快,对不对?”

阿炎听完,立马不淡定了,他猛的从顾之的腿上爬起来,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身后那还在突突的疼痛。他震惊的看着顾之,手指指着他不可置信道:“你。。你不会明天还要我上课吧,我都。。我都已经这样了,你。。我。。”说着阿炎嘴一瘪,似又要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