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眉眼如初(十二)

在蒋老师打我的所有次数当中,这一次算是很重的一次,也许后来还有几次的程度与这次接近,但这一次绝对是让我最记忆犹新的一次。记得我趴在蒋老师家的沙发上,感受着肿胀的屁股,似乎有血管在一下一下的跳动,冷敷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我去卫生间看的时候,屁股上还十分明显的,有皮带抽过的深红色的长方形印记,互相叠加着,之前我说过,对蒋老师,我一直打心底里害怕,是那种即使挨完打之后一边屁股,一边用语言安慰我的时候都不会有丝毫减少的害怕,之后的玩笑中蒋老师把我描述为装可怜和装可爱,其实真的不是的,脱下裤子露出屁股之后,我就感觉我完全不敢违抗老师的所有意思,就完全的把自己交给了老师。

那天过后,老师问我屁股怎么样,能不能走回去,我说和裤子摩擦,疼肯定是疼,但是还是能回去的,没关系。老师说,因为我住在学生宿舍,晚上不回去让室友知道了也不好,知道我屁股疼,但是也就不留我在这住了。我点点头,老师问我想不想吃点什么,我摇摇头。

老师坐在我的旁边,让我靠在她的肩膀上,但是侧向一边,压着那边的屁股受力,屁股又会格外地疼。我还是忍着,靠到老师的肩膀上。老师问我以后周末还来不来学习,我说想来,但是想老师轻点打。看得出来,蒋老师对我的心疼,但是她还是嘴硬,说我大男生还这么不抗打。

走之前,蒋老师说再看看我的屁股怎么样了,我点点头,脱下裤子,露出屁股,老师轻轻拍了拍,说:“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给我好好记住了。”我点点头,然后主动抱了蒋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抱着她,蒋老师也没有拒绝,只是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轻轻的揉着。

第一次见蒋老师的时候,她还是干练的短发,现在,已经留长了,给原本就美的不可方物的蒋老师又平添了几分知性和唯美。

那天晚上,我出了蒋老师的家门,到了楼下,看到蒋老师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以为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就接了起来,只听电话那头蒋老师说:“陪你一边打电话一边往回走吧。”

路上我们没聊我挨打的事情,蒋老师跟我讲了很多她上学时候的事情,还有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从学校外面的那家外卖好吃,到她去国外留学时候的见闻,虽然每走一步我的屁股都会传来摩擦的疼痛让我即使和蒋老师聊的很投入也还是忘不了今天在老师家挨的打,到了寝室门口,我挂了电话,回去洗漱之后和室友简单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上床趴着了。

从那之后的心理,慢慢变得简单起来了,也许这也是主贝之间相处的一种最自然的模式了吧,犯错了屁股就要挨打,这条简单的规则也真真正正的开始简单起来,之前,在我的幻想中,可能贝的属性会使我挨打了之后不以为然,甚至有一种满足感,又甚至可能为了挨打而故意犯错,但和蒋老师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屁股上的疼是真的难挨,才知道对于老师的皮带和板子是发自内心的害怕,才知道不但不会故意想挨打,而且挨打过后的那个晚上也会肿着屁股趴在床上认真的思考怎么背单词才能少错,少挨打,也许这才是圈子真正的样子吧。

比赛回来的那个周一,见到蒋老师,我还觉得有些怪怪的,但这次过后,我们变得更坦诚了,下课之后蒋老师甚至还问我怎么样了,还疼不疼了,自然,没有被别人听到,我说快好了,蒋老师笑笑,拍拍我的肩膀,在路口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的时间,又到了周五,我心里一边盘算着这一周会不会和上一周一样,要去蒋老师那里考单词,另一边紧张这如果蒋老师真的叫我去了,怎么才能少错少挨打。

不知怎么想的,我竟然主动给蒋老师发了微信。

“老师,这周我还要去学习嘛”

“还挺积极的嘛,来吧,这次真学习,快期末了,来自习吧。”

蒋老师不说我都不记得了,期末考试已经渐渐临近了,距离考试只有一周了,这学期从准备比赛到现在,着实没有认真的复习过什么,老师的那一句“这次真学习”似乎还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用受皮肉之苦,又能和蒋老师这个大学霸一起学习,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蒋老师穿了一件浅蓝色的休闲衬衫,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虽然我不该这样想,但这条裤子着实将蒋老师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带着防蓝光的眼睛,蒋老师给我开完门,就回去走到电脑前,继续敲字。我走到老师身边,俯下身来看她在写的内容。

蒋老师停下来侧着头看着我说:“今天说不打你就开始皮了是么?去对面自习吧。”

我想说蒋老师为什么这么凶,也不和我聊聊天,但最后还是听话的走到蒋老师对面,坐下来,放下书包开始学习了。

电脑屏幕遮挡住了蒋老师一半的脸,我只能看见蒋老师眼睛,而她专注的过分,好像目光只在三个地方停留过,电脑,手机和手里的文献。慢慢的我也强迫自己专注起来,给蒋老师展示一个认真学习的形象。

过了一个多小时,蒋老师看看我,站了起来,双手放在腰上,好像久坐让蒋老师变得疲惫,注意到了蒋老师站起来之后,我用余光注意她的一举一动。

“累不累呀?”老师问我。

“老师你太厉害了吧,就一直这样写了一天啊。”

“是啊,不过这也是快到ddl了,休息一会儿吧,来聊聊天。”

“好”我站起来,和蒋老师一起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哦对了,你渴不渴,冰箱里有喝的,你去拿吧,顺便也帮我拿一个。”

“我一点也不像客人啊,老师你要什么?”我说道。

“小子,还挑上我了,只有一种,你去就知道了。”

打开冰箱,里面摆着少说有十瓶维他柠檬茶。我拿了两个走了出来。

“老师,你爱喝这个呀!”

“是呀,很奇怪么?”

“不奇怪,冰箱里除了即食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倒是很奇怪。”

“我不会做饭你又不是不知道。”

“连鸡蛋也没有。”

“有鸡蛋呀,在旁边,鸡蛋需要放冰箱吗?”

我喝着水,没接这句话。

“这一个多小时学的怎么样呀?”

“还好吧,过的稀里糊涂的,你要是不说,我都忘了快期末了。”

“欠揍了吧!”

“老师你说话不算话,你说今天不打我的。”

蒋老师看着我,回答说:“我也没说要打你呀?上次打的都好了吗,还记得你上次肿着屁股趴在这的样子吗?”

“哎呀,说这个干什么!”我回答说“早就好了。”

蒋老师摸摸我的脑袋,“还害羞了呀!”

蒋老师一边说,一边喝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柠檬茶,翘起二郎腿。

“老师,你喝这么多凉的不好。”

蒋老师举着瓶子,把头转过来看着我说:“你管我呢!”

“怎么,没有人能管你嘛?”紧接着我问道:“老师,我有个问题,问了怕你打我。”

“问吧,我不能保证不打你。”

“那我不说了。”

“问吧问吧,快点!”

“那……老师,你挨过打嘛?”

“哈哈,挨过呀,谁小时候没挨过打。”

“我就没有,我小时候从来没挨过打,我一直很听话。”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入圈的哦”蒋老师说。

“那,能给我讲讲嘛,我不相信你这个大学霸小时候还会挨打。或者你有被其他主动打过嘛?”

“我就是各种主好嘛?谁敢打我?”蒋老师说,从这坚决的语气中我竟然听出了可爱。“不过我小时候我妈打我可不比我打你轻。”

那就讲讲你小时候挨打吧,想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