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我和我的哥哥(完结)

顾之看着他,哭笑不得。

“可,如果屁股非常疼的话,但是可以不上课,你愿意屁股疼吗?

阿炎听完茫然的看着顾之,望着从地方黑漆的眼神中反射出来的自己。

他真的好好理解了这个问题,片刻,他用力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如果可以不上课的话,我还是愿意的。”顾之听完,略微皱了皱眉头,但却又舒展回那副温柔的样子。

“为什么?”

“因为。。因为。。哥哥可不可以不要问,我明天去上课就是了。”说完阿炎默默低下了头,逃避这个问题。顾之低头看着这个比他小一个头的小东西,阿炎是被他捡回来的,当时正下着雨,风很大,这小东西就站在风里动不动,问他父母呢,他就摇摇头,死死盯着脚下,不肯抬头。顾之觉得奇怪,就随口一说,要不要和他回家。谁知这个小东西突然抬起头,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他,奶声奶气的问:哥哥,你要带我回家吗?

带回来以后,发现这小东西长的十分讨喜,脸上虽然挺脏,但还是能看得出原本的样貌。后来发现,小东西其实是个0mega,这也是个头疼的地方。养了几年后,林可终于放的开了,把那小孩子的懵懂表现了出来,但终归是个男孩子。

人家家里的孩子天天呵护着,而自己家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真的太难管了,但是皮又嫩,又爱哭,导致顾之老感觉自己捡了个儿子回来。

顾之听完,心中也不禁被什么扎了一下,看得出来,阿炎还是没有安全感的。

算了,不上就不上吧,反正我也养的起。

顾之摸了摸林可的头,轻声说道:“那我们以后都不去了好不好,反正哥哥有钱。”

阿炎一愣,反而立马说道:“真的?”

“真的。”

“真的真的?”

是真的。

“呀呼!!!”阿炎跳起来接着说:“那我等下能去打游戏吗?”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顾之

顾之叹了叹气,温柔说:“等吃完饭,只能玩一会儿,等下眼睛会疼。”

“哥哥真好!我爱哥哥!么么哒!”阿炎抱着顾之的腰大声说。

“上呀上呀,卧槽,大哥别送!”阿炎的声音随着键盘噼噼啪啪响起。

顾之答应阿炎让他打游戏,但并没有说打到几点。吃完饭,洗个澡,擦擦头发已经8点了。

而现在已经将近凌晨2点了。

顾之半夜起床,他穿上拖鞋,去客厅倒水。

因为阿炎晚上睡觉不老实,会一惊一乍然后突然惊醒,之后就可能直失眠到天亮了。所以顾之每天晚上都会去偷偷看看他。

但今天,顾之喝完水,照常走向阿炎的房间,想看看他有没有踢被子。

顾之站在房间门,默默听着房间里发出的动静,不可忽略的是他的眉头紧皱,眼神暗沉,似在隐忍着什么。

“啪嗒。”顾之悄悄把门打开了。他并没有上去打断这个小朋友,而是选择站在边盯着他。

上呀, 别送别送! ”阿炎带着耳机大声吐槽着,似是融入了游戏世界。

“游戏失败。”

草泥马,什么破游戏。”说完阿炎把游戏机一丢,准备起身。

“打完了?”

阿炎听到声音后瞬间一抖,明白这是谁的声音,他偷偷瞟了一眼闹钟,完了,2点了。

他以极其僵硬的姿势转到了顾之的面前,没有抬头,看着自己雪白的毛茸茸的拖鞋说:“嘿嘿,好巧啊,嘿嘿,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对啊,突然感觉手有点痒,就想打点什么。”顾之手撑墙壁,淡淡地说。

阿炎听完,身体一僵,站在那里。

顾之没有管那个欠揍的小朋友,他自顾自的走到飘窗旁边拿起游戏机把玩着“年轻人精力就是好啊,你说是不是?”说罢盯着阿炎

阿炎不敢抬头也不敢回答,生生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他知道顾之现在肯定在死死盯着他。

阿炎不答,顾之神色不明,接着说:“你觉得要不要打烂?

阿炎一听,眼泪说来就来,他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顾之“哥哥,我,对不起,唔,对不起哥哥,不要把我屁股打烂~”说罢,眼泪再也续不住,哗哗的撒了下来。他缓缓走向前,轻轻抱着顾之的腰小声道:“哥哥。”

顾之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冷冷道。

“明天,挨打。现在,上床睡觉。

他把赖在自己身上的,脸苦色的小朋友扒下来。还是忍不住,往他后面扇了一巴掌。然后把阿炎塞进被窝。

“唔。

“睡觉。”

“哥哥,我。。”阿炎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之打断。

“给你两个选择,一,现在睡觉,二,挨打。”“我,我。。选一。”

顾之听完,给他奄奄被子,摸摸他的小脑袋,以示安慰。阿炎看着他要走,连忙

抓住这个刚刚摸过他的大手,顾之被他拉住了,转过头来看阿炎

“哥哥,陪陪我好不好?我怕。”阿炎把半个脸缩进被子里奶奶说。

半晌,顾之似是叹了,然后在他床边坐下,把阿炎的手抓住,然后放进被子里。

看着小朋友这样,他走了以后八成也是睡不着了,明天肯定是奄奄的。

他轻声说:“哥哥不走,但明天我们屁股会很疼,所以我们现在乖乖睡觉?”

阿炎不知道他是怎么从屁股疼扯到睡觉的,但总归哥哥陪他睡觉了,虽然明天屁股肯定是五彩斑斓的。

“吃完了?墙角站着去。”顾之说完自顾自收着桌上的碗盘,没有给阿炎施舍一眼。

阿炎的小手直扒着桌子边角,皱在-起的小脸搭在自己的小手上,葡萄似的大眼眨巴眨巴,粉红的小嘴啾在-起,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这个时候再叫声哥哥,顾之就真的不忍心揍他了。正是这样,顾之才没有看他。

“哥哥。”阿炎说。

这个时候,就体会出了他们之间的默契。

小东西惯会装可怜,干坏事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后果。


“磨蹭一分钟,加10下。”顾之说罢,竟真的开始看起自己的手表

“哥哥。”

“加十下。

阿炎一听,瞬间移动,闪现一般,立马到了墙角。

他还是不甘心转头,那双明媚的大眼似马上要流下一滴眼泪。

“一滴眼泪十下。

阿炎看看天花板,硬生生把将流下的眼泪给憋回去了,噘起个嘴,眼睛红彤彤的,

样子极其好笑。

“过来。”顾之洗完碗,走到沙发,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盯着阿炎

阿炎看不见身后是怎样个状态,但他听到顾之说话就已经预料到今天的结果。

他慢吞吞的走到顾之的面前,没有抬头。

顾之没有说话,就安静的打量着这个不太听话的小东西,眼神中满是平淡。

随着阿炎的一声尖叫,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顾之的腿上。

自己的小屁股正高高的撅着。

顾之燕一把把林可的睡裤给退了下去,留下了一个还带着略微青黄的小屁股。

真是可怜,明明昨天才挨了打。

顾之淡淡看着手上这个不老实的小屁股,思考着该怎样下手。

“哥哥。”

“啪!”

“闭嘴。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串的巴掌随着风打了下去。仔细看屁股还在抖。

“唔,啊,疼,疼!”阿炎因这串巴掌太过狠厉,泪水说来就来,而手瞬间附上自己痛苦的小屁股。

他转过头,满脸委屈的看着顾之,小心翼翼地说:“哥哥,我错了,真的错了,疼疼!别打了!”

顾之听完,神色不清,微微皱眉。他说“手,拿开。阿炎没听,他一直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

顾之等了许久,终于忍无可忍,把把阿炎护在屁股上的手给死死摁在腰上。

“啪啪啪啪啪啪!

“我怎么说的?嗯?”

“啊!疼!啊!哥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疼!现在知道疼?好好受着。”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又串巴掌。

阿炎鼻涕眼泪双管齐下,他从来没有见过顾之哪一次有这么生气,打的这么狠。

手和铁板一样,明明昨天才挨了打,怎么今天又要挨打啊!

“我怎么说的? 嗯?是不是叫你不要玩太晚?”顾之说一句,可怜的屁股上多一串巴掌印。

“不听话!”

“啪!

阿炎被这几十下巴掌打的哼哼唧唧鼻涕直流, 皮肤太嫩,而且手上这个昨天的伤还没好,打起来真是双倍的疼,感觉屁股都裂了。

阿炎手死死抓着顾之的裤脚,嘴里迷迷糊糊求饶。“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哥哥,疼啊,哥哥唔,放过我吧!”阿炎真的受不了,屁股火辣辣的疼,要炸掉了!

“受着。

阿炎听完,明白哥哥不会放过他了,他只能挨完打。想完,也不废力气说话求饶了,还不如保存力气。

他也不叫唤了,就安安静静的爬在他的身上,随着一个巴掌落在他的屁股上,阿炎抖了抖。

顾之默默感受着自己手上的小孩的状态,一时之间气笑了。

小孩聪明着呢,知道自己不可能放过他,还知道节省力气。

看着阿炎在自己的手上一直发抖,顾之无奈。

他没有在落下他那狠厉的巴掌,而是把手上的阿炎翻过来,让他面对的自己,他兜着林可的两条小腿,屁股刚好隔空,他拍了拍阿炎的背,安抚性的摸了摸阿炎毛茸茸的小脑袋。

阿炎被抱起来以后,就一直把自己满面泪水的脸埋在顾之的胸膛里,抽噎着死也不肯抬起头。

顾之感觉衣服都湿了“委屈了?”顾之慢慢抚摸着林可的头发。

阿炎没说,但抽噎声更大了。

“好了好了,羞不羞。

“疼。”阿炎嘟囔着。

“疼啊,还没打完呢。”顾之说。

阿炎听完,突然震惊又茫然的抬起头,呆呆的看着顾之,脸上的泪水没停。

顾之看他这个样子,无奈地抽了张纸,把他那不要钱的眼泪擦掉。然后又拿张纸捏在阿炎的鼻子上。

“用力。”

阿炎听话,真的用力,把鼻涕擤出来。

“哥哥,我错了,不打了好不好?”

“不好。”顾之接着说:“有些真的太不听话了,需要好好收拾一下。”

“唔,哥哥,明明昨天,昨天才打过了的。”阿炎说完,鼻涕眼泪又止不住了,争先恐后的冒出来。

“我都不知道我养了个水龙头啊。”顾之笑笑说罢,又拿了张纸巾给阿炎擦眼泪。

“唔,我是,我是消防栓。”阿炎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