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训诂(师生、温情训诫 、腹黑VS作死)(十三)

众人都开玩笑,如今的杨师门可是整个文博学院颜值最高的一个师门,杨老师风度翩翩,温文尔雅自不必说,门下两大弟子,男子玉树临风,女子明艳娇俏,他们这一师门简直可以贴个大海报,明年给文博学院打招生广告了。

为了庆祝新弟子入门,杨静训大摆宴席,请一众弟子吃饭,席间推杯换盏,极尽尊师重道、兄友弟恭之态。

可何澍却以一个资深gay特有的敏感嗅觉,感知到这个范宇对自己的威胁,以及自己对她的不友好。这种莫名其妙的排斥感,让何澍很不适应,自己堂堂何氏的大公子,怎么会看一个小姑娘不顺眼?最终何澍将此归结为……父母要二胎,老大闹情绪了……

于是,何澍无数次的心理建设,告诫自己要善待这个二胎妹妹……

何澍回到C市,又回到了与领导虚与委蛇,和老妈斗智斗勇的乏味生活中,顿时觉得人生了无生趣。

他发现自己和李峰处得越来越若即若离。李峰对他每星期都去S市,却不能每次都见面这件事深表不满,可何澍也没办法,他总不能顶着个半熟的屁股去约会吧?

最后,他发现,李峰的出现不但没能给他无处安放的垂暮青春找个归宿,反倒给他原本就焦头烂额,一团糟糕的生活平添麻烦。

转眼就到了六月中旬,老爷子的最后一节课终于结课了。何澍比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MD这辈子再也不用被提问了。可是随之而来的淡淡失落感却慢慢扩大,逐渐占据了内心的每个角落。

何澍当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却无法遏制这种情绪的蔓延。

百无聊赖的又被老爸牵出去遛,被各种叔叔伯伯们当珍惜动物一样参观,言辞中无不要把自己成年的未成年的,单身的已婚的女儿甥侄介绍给他。何澍顿时有点暴躁:这帮货有没有脑子,自己这种外形气质好,学历高,家境殷实,没有任何不良癖好的人,三十岁了还单身,肯定是有隐疾的,怎么还这么一个个的往之而不顾?

何澍哀叹,人生啊人生,为什么不能让我削骨去皮,离开这个违和的环境?

陶笛声响起,削骨去皮的人在召唤他。

杨静训的语气很不和善,“何澍,王宁安问我你这学期能不能开题——他的学生想开题,就一个人太少了,想拉着你,凑个场。本来我对你没寄什么希望,可王安宁非说还有两个星期,让我帮你一起完善一下开题报告。你能行么?”

王安宁是杨静训的本科同学,是他们班唯二两个留校的。两人一个寝室,关系也很要好,但却时时事事较劲。本来在两人的较量中,杨静训是完胜的,无论评职称、做课题还是评博导,都比王安宁早一步,可是却在博士生出师这件事上,王安宁明显的要后来者居上了。

何澍知道自己这个倒霉蛋又要触霉头了,可是开题这种大事毕竟不能糊弄,他的基础材料还没收集完呢。

“老师……我还是下学期开题吧……”

“我就说你不行!王安宁还非得让我试试,他不过就是找人凑数,找谁不行?”杨静训先是抱怨了几句老同学,随即便开始火力全开怒骂学生,“何澍,你究竟什么时候能把你的心思放在论文上?发表论文还差两篇吧?你就停滞不前了?学位论文就彻底放置了?是不是那两篇文章不见刊,你学位论文就不启动啊?你到底还想不想毕业了?你要放弃早点说,我替你办退学去,省得您何少爷自己跑。”

何澍内心OS:王安宁师兄,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坑我啊,杨静训他彻底不淡定了。

“何澍,今晚八点之前,你务必出现在我面前,当面来承认错误!”

其时,何澍正在相亲,对方是个千金小姐,一脸假笑却又仪态万方,何澍正从里往外的腻歪,得了导师召唤连忙给对方世叔和女孩道歉,对不起,学校那边出了点事情,导师的课题有问题,急招大家开会,就我一个是外地的,不能让师长等学生,失陪了云云。

说得冠冕堂皇,人也一道烟的跑了。

这次何澍直接用手机刷了张高铁票——这次去明摆着就恰逢盛怒,去给杨静训消火的,一顿好打是铁定躲不掉了,开个车只会更麻烦,反正杨静训有车,校园里又基本用不上车。

一路上,何澍还是忐忑不安,不断感叹,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明明最近没什么事了,自己勤勤恳恳,难得杨静训也心态平和,怎么就被王安宁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拱出这么一撮火来?当真飞来横祸。

想想自己,这TM就是一M,千里迢迢坐着高铁把屁股送过去挨揍,还得自己掏钱买票。

到了学校,何澍先去文科楼,以何澍对杨静训的了解,杨静训比较喜欢在办公室看书。

哪知鼓足勇气敲开门,却看到了两个研究生师弟。

通宵奋斗论文的。

何澍一愣,“你们来通宵么?你俩不是明年才答辩,现在通宵是不是早了点?”

外号叫“大帅”的丑男师弟一脸苦逼相,“师兄,你可来了,快来帮忙分担一下兄弟们的痛苦吧。杨老师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下课的时候,被王老师叫出去说了一会话,回来整个人气场就变了,简直鬼畜上身,非要我们两个毕业前再发表一篇文章。师兄诶,人家导师都是学生发够了文章就行,还有帮学生发的,哪有我们这位这样的,还有额外的要求。”

何澍一脸静默,心中默哀,对不起了,兄弟,是愚兄连累你们俩了……

随便安慰了两个师弟一下,何澍便奔赴刑场了。

自己用钥匙开门,何澍进门后,看到杨静训正斜倚在贵妃榻上看书,这回换成《晋书》了。

听见门响,杨静训头也不抬,简单明了说了一句:“先去洗澡。”

四个字,何澍的屁股就开始跳了。

简单冲了几下,何澍出来时,衣服仍旧是整整齐齐,连居家服都没换,仿佛这样就能给那可怜的屁股留一层保护膜一样。

杨静训依旧没抬头,“冰箱里有饭菜,自己用微波炉热一下。”

这样的气压下,谁还能吃得下?何澍只能说道:“我吃过了。”

杨静训终于夹上书签,抬头第一句却是问:“客厅还是书房?”

何澍愣了一下,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虽然明知道来了就是给杨静训出气的,可杨静训这样单刀直入,直奔主题,还是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随……随便……”

杨静训微微笑了笑,配以一个推眼镜的动作,那叫一个倾国倾城。随手重新拿起书,低头说:“电脑桌第二个抽屉,自己把戒尺拿过来。”

何澍整个人都不好了,挨打还要自己拿工具!不带这么羞辱人的。

“老师,还是去书房吧。”

杨静训再次抬头,一脸的笑意,“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再磨蹭我就再给你请一周假。”

何澍下意识的想用手摸屁股,心想,杨静训说的也不错,上次自己不仅拿了工具,还是主动请他动手的。

豁出去的何澍爽快了很多,去书房取了戒尺,递给依旧半倚在沙发上的杨静训。

本以为依着杨静训的性子,还会弄出个什么花样折腾他的一小下,哪知,杨静训一言不发,接过戒尺,紧接着站起身来,一把扯住何澍,将他按倒在沙发上,居高临下,戒尺便不间断的抽在臀峰上。

“啪啪啪啪啪!”

单听声音就知道杨静训使了全力,而且重叠着全都抽在一个地方。

何澍猝不及防被压在沙发上,屁股朝上挨打,可他若想反抗,杨静训一只手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住他的,然而何澍却觉得,杨静训这人一向心高气傲,他们班三十人,如今属他最有成就,莫说那些改了行的,就是仍从事学术研究的人中,他也是最耀眼的一个,凡事都高人一头,却偏偏在带博士生这件事上,落于人后,这叫他心里怎能没个芥蒂?既然是自己害他输给同学的,那么承受他一些诘难,让他出出气也是应该的。

所以,何澍非但没挣扎,反而老老实实的趴在沙发上,咬着牙,一声不响,忍受着身后差不多快炸开的疼痛。

又是二十几下过去,戒尺的落在屁股上声音不似先前那么响亮了,何澍知道,这是杨静训体力消耗太大,有点乏力了,可惜,此刻何澍的屁股已经好像被火燎过一样,麻木得感受不到力道减弱的福利了。

杨静训终于停了手,见何澍这样隐忍,也觉得自己这顿脾气发得没意思,可是一想何澍,离开自己不过两个星期,又是音讯杳然,微信上催他交上学期论文,他却一副装死假装没上线,又瞬间教师操心症发作,痛心疾首的恨铁不成钢。

杨静训站在何澍身后喘息了几分钟,待得体力恢复了,用戒尺点了点何澍屁股,“站起来,撑好。”

何澍忍着疼站起来,向墙角走去。

杨静训一戒尺砸在沙发扶手上,“去哪?撑在这里!”

又是一个标准的捡肥皂姿势!

何澍脸一下子就红了,言辞也不利索了,“老……老师,我去那边吧,要不去书房吧。”

杨静训直接漠视了他的不情愿,上前按住何澍,将他双手压在沙发扶手上。

以何澍的身高,手搭在扶手上,屁股自然就成了身体的最高点,这他哪受得了?刚要起身,身后一戒尺如炸开一般,他的屁股就如同落入了油锅!

“嗯!”何澍闷闷哼了一声。

杨静训却将戒尺搭在他屁股上,“再乱动,用皮带抽你!”

杨静训清清楚楚的看到,何澍的身体,狠狠的抖了一下之后,果真就一动不动了。

杨静训将戒尺移到臀峰的位置,“老规矩,不许出声。”话音未落,戒尺着肉的声音便响起来了,虽然不似先前那二十几下那么狠,可也够何澍疼一回了。

不过十下过后,何澍就觉得有点疼得受不了了,可是面对盛怒之下的杨静训,他又不敢反抗,只能咬咬牙,硬挺着。可偏生不知道杨静训要打多少,不知未来等着他的是十下、二十下,还是五十下、一百下。因着未知,格外可怕。

杨静训打得不快,落尺也很均匀,几乎就是十下一组,覆盖整个臀部和大腿根部。

何澍明显能感觉到屁股越来越热,越来越胀,肿一圈是没的逃了,说不定还能有几道血檩子。

咬紧牙关,终于撑过了五十下,可是身后的疼痛扔在肆虐,何澍紧咬牙关,两颊高高鼓起,他想,也许再忍十下,杨静训就会停手。

“啪啪啪啪!”

又是十下,何澍痛得几乎站不住,全凭双臂支撑的力量,勉强维持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也许,再忍十下,杨静训就会放过自己了吧。

“啪啪啪啪啪!”

又是十下,何澍觉得极限一次次被突破,原本以为再也熬不过下一个十下,却一次次的硬挺了过来。还是再忍耐一下吧,也许,再忍过十下,杨静训真的会停呢。

然而,杨静训始终没停,并且中途换了两次手,一时半刻之间还不至于手臂酸痛。

“啪啪啪啪啪!”

何澍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单膝跪在地毯上,双手抱住沙发扶手,转向面无表的杨静训:“老师,别打了。”

那声音分明已带了鼻音。

杨静训终于停下了责打。

何澍大口的喘息着,另一条腿也跪下,头垂在双臂间。

见他一直不动,杨静训将戒尺放在茶几上,去厨房倒了杯温开水递给何澍。

何澍却把头别向一边,不仅没接,还不理杨静训了。

杨静训把水杯放在茶几上,上前搀扶何澍。哪知何澍用力甩开那只手,力量大得把杨静训甩了个趔趄。

杨静训扶着沙发坐下,伸手扳住何澍下颌,迫他面向自己。何澍却果决的拧过头,还是不理他。

何澍第一次一而再再而三的违逆杨静训,杨静训却“噗哧”一声笑了。

“怎么了?我说何少爷,生气了?”

何澍自然一肚子气,自己千里迢迢过来给他顺气,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没轻没重的,简直就是往死了打,又没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至于下这狠手么。腿都快被打折了,他倒好,没事一般,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你川剧变脸呐,简直是秒变。

何澍涨红着一张脸,头始终扭向一边,不看杨静训。

杨静训笑嘻嘻的过来再扶他,“打重了?早说嘛,我打都打了,你还生气有什么用啊?”说着就挽起何澍手臂。

何澍不懂声色,又是轻巧的躲过。

杨静训突然收敛了笑容,用手指敲了敲茶几,“戒尺和水,选一个!”

何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别过头,索性不理他。

哪知杨静训伸手就去拿戒尺,何澍吓了一大跳,这人怎么这样啊,自己都被他打成这样了,他居然还下得去手。本来就是他不对,随便拿自己撒气,自己还没要他道歉呢,只不过是稍稍端了端姿态,他就半点耐心也没有的又要打。

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人在矮檐要低头的原则,何澍以更快的速度拿起水杯,一饮而尽,刚刚挨过打,气息还没匀,水又喝得太快,一不小心就呛了。

何澍不停的咳嗽,水渍顺着嘴角流下来。

杨静训赶紧抽过纸巾,一面替他拂顺后背,替他擦拭嘴角。

突然的接近,近得气息搅动在一起,气氛一下子就暧昧起来。何澍的心开始砰砰乱跳,从面颊到耳根,连同屁股一并热了起来。

杨静训一边替他捶背,一边笑着问他:“问你话呢,生气了?”

何澍红着脸,闷闷的“嗯”了一声。

“别生气了,好不好,看你气得,都呛水了。”

何澍更恼,这么一顿狠打,打完就算了?

“杨静训,你是老师,你注意点为人师表好不好,你这么打我是体罚,有悖师德的你懂不懂!”何澍真是气急了,敢和杨大教授比口条。

“老师,除了传道授业解惑,还有一项职能,就是监督引导,我只是用了我认为适合有效的方式,监督引导你学习,怎么就是有悖师德了?”

何澍语塞,却又不甘心的说:“那你也不该这样打我,不能因为我脾气好,不跟你计较,你就得寸进尺。你说,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值得你这样大动肝火,下手这么没轻没重的?你说啊?”

杨静训也收敛起笑容,“何澍,你认为我刚刚打你是为了泄愤?那我当真是白费力气了,要不要我再打你一顿,帮你好好反省反省?”

何澍难得的在杨静训发怒的时候气势不减,“你不是泄愤是什么?我的确是延期了,可是古籍所的研究生,哪有不延期的?既然教育部统一规定了弹性学制,我就有权力选择我读几年,哪一年答辩,我有权力选择在读期间内我是学习还是过我自己的生活。而你作为导师,无权干预。现在因为我比王师兄的学生开题晚了,你就生气了,觉得自己比不过王师兄,然后就迁怒于我,你这不是泄愤是什么?”

杨静训见他一脸严肃,据理力争,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你白挨打,还真不是冤枉你。我有说打你是因为你不能开题了么?嗯?”

何澍一愣,他一进屋就被杨静训赶去洗澡,出来后就是一顿暴打,从始至终,杨静训都没说为什么打他。于是闷闷的问了句:“那你为什么打我?”

杨静训回答:“因为你没能开题。”

…………

尼玛杨静训你逗我玩呢……

=====================================================================

【训诂小提示】

考研的小朋友们,今晚记得清点考试用品,必备品包括:准考证,身份证,2B铅笔,中性笔,橡皮,刀,建议必备:手表(考场禁止携带手表,由监考整刻报时,喜欢掐表答题的小朋友肯定受不了,偷偷戴表,监考应该不会管)

进考场后会抽签选座位,去早去晚都没有,如果有同伴一个考场的,建议前后抽签,抽的时候拿最上边的签,因为纸签都是打印之后裁开的,监考没那么勤快打乱顺序,这样两个人很容易抽到相邻的座位。

考卷封在信封里,需要自己用刀裁开,建议别手撕,我同学曾经把考卷撕坏了……考试之后答题卡上交,试卷还要装回信封里,所以千万别把信封弄坏了。

开心看文,明天告诉你们小何下场如何,早睡早起别迟到。

最重要的,记!得!写!名!!!

======================================================================

何澍刚要发作,杨静训便接着说道:“上学期期末我就让你准备开题报告,有想法没想法都要与我沟通,有没有这回事?”


何澍又是一愣,却也只能点头。

“那你这半年都干什么去了?”

何澍一愣一愣又一愣,这半年,他先是安抚前岳父岳母,又安抚现老爸老妈,然后就是各种写论文、上课、读书、挨收拾……居然把开题的事给遗忘了……

杨静训问:“原本我也没指望你这学期就能开题,可是半年前就布置给你的任务,你呢?到现在居然是零进展,哪怕你跟我汇报一次,稍稍谈一谈你想法,我心里也算有个底。你怪我生气,我能不生气么?不过我气的不是你论文进度落在王安宁学生之后,而是气你从来就没正视过我的要求。我是你导师,我的话你到底还要无视到哪一天?”

何澍彻底泄气了,被杨静训骂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里里外外都是他的错。杨静训若说有错,就是为什么现在才打他,应该老早就多打他几顿……

杨静训反手掰住何澍下颌,问:“说吧,还要不要闹情绪?”

何澍满脸通红,哼哼唧唧的说,“对不起,错怪您了……”

“算了,也算不上错怪,开始那几下我就是泄愤——岂有此理,我杨静训居然能落在王安宁之后……”

……

老师,您可不可以别这么快就毁了您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杨静训叹了口气,说:“裤子脱了,趴好。”

虽然何澍认识到错误了,可是,他都已经被揍成这样了,实在不能伤上加伤了。

看着何澍一脸五雷轰顶的表情,杨静训嫌弃的皱眉,“想什么呢?给你上药。”

何澍的脸红得不能再红,一下子扑倒在沙发上,唉,真是什么窘态都被杨静训看过了。

杨静训拿着喷雾过来,见何澍大有要把自己活活闷死的趋势,便吓唬他,“快点起来,不然继续打啊。”

何澍装鸵鸟,不说话。

杨静训也不客气,拿起茶几上的戒尺,照着何澍侧撅着的屁股就是两下。

“啊!”何澍猝不及防,声音堪比嚎叫。

“你还真打啊!?”

“言出不践,那才是真正的有悖师德。”

杨静训你居然还记仇……

杨静训上前扶起何澍,帮他把裤子褪了,好家伙,好一个色彩斑斓,姹紫嫣红的屁股!何澍挨了大概一百多下板子,屁股肿大了整整一圈不说,上边就没一块好肉,或青或紫,肿得锃亮。

杨静训小心翼翼的给他用冰块敷了一会,又上了药。

这半年中,何澍挨打次数频繁,且一次比一次狠,杨静训也有点犯合计,这么下去,自己都快被他逼成暴力狂了,别的不说,就眼前这个屁股,都够拿出去做个伤害鉴定了,结果至少够开除他公职的。

杨静训一边给何澍揉着屁股,一边和颜悦色的跟他商量:“何澍,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啊?”

何澍又疼又舒服,哼哼唧唧的表示,已经很努力了,很努力了,会继续努力,继续努力。

杨静训扶着何澍进客房,躺在床上,出门时突然说了一句话,“何澍,也许让你按照我的要求做,确实有些难为你,会让你很累,压力很大,甚至很痛苦,可是,我绝不会因此降低对你的要求。”

因为,我希望你更优秀……

第二天,杨静训又给何澍请了一周的假,而他自己则成了全职保姆+搬运工——何澍要的书,家里有的他要帮忙送到床上,家里没有的,他立马要去资料室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