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不一样的色彩(六)

雪涟坐在班级里,看着讲台上的生物老师,有些出神。

想到周六回家的时候。趴在Y先生的车的后面,被一直送的小区门口,坚持要下去,一步一身冷汗的移回家。

回家洗澡的时候,才发觉自作聪明涂上的沐浴液,没起到作用。

而如今,,虽然走路依然一瘸一拐的,可是,确不会冷汗淋漓了。屁股上的伤早就好了个七七八八,也可以坐在学校的硬板凳上,不用暗戳戳的蹲马步了。

“那个,那个倒数第三排,靠墙数第二列的女生,起立。”

“涟涟,老师叫你呢。涟涟,涟涟。”

“啊?”雪涟匆忙站起,“咣嘞当,当,当。。。”撞歪了桌子,书桌堂里的保温杯滚出,掉在地上。

“对不起老师,我溜号了。”雪涟站起来后,直接一鞠躬说到。

老师刚张嘴,看雪涟的反应,又闭上了,顿了顿,才说“唉,,认错态度挺好。得注意听讲啊。你以为你们还能上多久我的课?都不到一个月了! 考完结业考试,你们之后在一年半,就再也不用上生物课了,还不听,不怕考不过啊?你这被叫起来还算有礼貌,还有咱们班那些同学,点起来了,还吊儿郎当的,,,,贝拉波拉......”

“嗯,嗯,嗯。”雪涟乖乖站着听老师训话。

“唉,行了,我今天说的你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谢谢老师,我会为了结业考试,努力的,谢谢老师关心。”说完又一鞠躬。

“唉,行,你坐下吧。”

雪涟悄悄吐了吐舌头,罢了罢了,为了给老师个印象分吧,我就听会儿吧,顺便把卷子记了。雪涟暗暗地想。

......

周五晚上。

“还周六见吗?Y先生。”

“嗯,和上周一样就好了。”

“好哒。”

“伤怎么样了?尤其是腿。”

“屁股已经都好了,没事儿了,大腿上还有印,不过不按它就不疼了。”

“行,明天见吧。”

雪涟看着聊天记录,瞪着眼睛,长叹了一口气。

随便往上一翻,就是上周见面前,发的几句话,一周下来,一句话,也没有,还真成了最开始说的纯实践关系啊。不过也挺好的,这样,自己也不用上心了。

周六早上,还是一样的方式,进了屋子后,先生查看了一下身后的恢复情况。看没什么事儿,直接给了卷子。

地理成绩一出来。Y先生并没有直接把卷子给我。而且看了好久,好久。

“这周你在学校,听课了吗?”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

“呵,说说你怎么想的吧。除了上张卷子出现的知识点,其他的一概不对。”

“哦,正常啊。”

“什么正常?”

“一周一套卷子,到考试前,一共四套卷子吧,让我都背会了,自然成绩就能过去。这不就是你的想法吗?”

“没错,很聪明,我还没说,你就猜到了。然后呢?你自己呢?不学了?”

切,这算啥聪明,上辈子的生物考试,全是这么应付过来的,都稀罕。临考试前,随着老师讲卷子,听个两三张的,就能考的还不错。就这样,我需要你干嘛?雪涟翻白眼,懒得理会。

“问你话呢!没有学的兴趣,找我干嘛?你这么小,你当我乐意管啊?”

“切,随你啊,反正就是个纯实践关系,你都没有想管的兴趣在,又何必来问我怎么想的。”

“你。”他一手指着我,一手开始解皮带。

看着他的皮带解了下来,雪涟更不屑了,说到“切,裤子也不松啊,带着皮带干什么?呵,我还以为你想脱裤子,干点什么呢。咦惹~”嘴角斜斜得嘲讽。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他看起来真的生气了。

雪涟直接扭过头,不理他。

Y先生,将皮带对折扣在右手里,又绕着手缠了几圈,只剩下了一个适当的长度

然后伸手,直接将雪涟拽到床上,趴掉裤子,左手撰住她的双脚脚腕,拽起,形成尿布式。

左手抵了着,右手持着皮带,对着雪涟的大腿,狠狠的抽去。

“啪啪啪噼噼啪啪啪啪啪”

“呃~”

破空气的呼啸之声不绝于耳。伤痛层层叠加,雪涟咬着嘴唇坚持着不去痛呼出声,但还是疼的五脏六腑都跟着发颤撕。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又是一个连续十下,也不清楚他有没有收力。雪涟直感觉眼前泛泛的一片漆黑,眩晕,看不清东西。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啪啪”

窒息,感觉心脏被一只大手攥住,捏死。极度的窒息,恶心,干呕。

眉心无声地绞在一起,一道湿凉的汗水从鬓角滑下,无休无止无法想象的没有尽头的痛疼让雪涟的意识几乎完全崩溃,深重的黑暗如一张网,兜头罩住了他,眼前一晃而过的。

雪涟醒的时候,看见Y先生在窗口抽着烟。这次,她没有吱声,只是要紧牙冠,手撑床,使劲儿,翻下了床。

Duang的一声,Y先生回头看见了,赶紧走过来,抱起。又讲雪涟放回床上

“抱歉,刚刚我太生气了,没收住力气。你再休息一会儿吧,看看怎么样。一会儿吃了饭,我送你回去。”

“用不着,卷子,书包给我。我找你实践,为的是成绩,上次已经提前送我回去一次了。不需要再这样。”

“抱歉。”Y先生叹了一口气。转身拿着东西,放在了床上。便又走回了窗边,继续抽烟。

一个下午,两套卷子,被打了八次。哦,不对。算上上午欠的账,一共就九次。总共135下藤条,越到后面打的越重。毫不留情。

也算死心了。圈子,很大,温情并不多,虽然说找纯实践,可是又何尝不幻想着,不幻想着呢?

雪涟一手扶着墙,一手往下按着腰,走出酒店的大门。

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屁股不那么不自觉的撅的那么明显,尽量让旁人看不出她这怪异的走路姿势。一步一寸的挪着脚步。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觉得抱歉,还是自己不敢再对着干的原因。

总之,没有多余的规范性挨打,也没再惹怒他。

......

向学校请假,在家里呆了三天,除了取外卖,连饭都是在床上吃的。哦,不对,还有水里。

臀、腿上的伤,不论哪一个都碰不到,坐不得。稍微走两步,都一身一身的冷汗。不爱动,不想动,药都不想上,不想折腾,除了洗澡,把自己泡在浴缸中,一直泡到水凉,不能呆了,再出来。

雪涟眼神儿带着一点空无;嘴角儿带着些许苦涩。

不过生活还得继续,明天就是周四了,该上学了。

雪涟摸摸还仓起的屁股,一愣一道,硬块,犹如丘陵地带。腿上黑紫一片,硬硬的,因指腹的触碰又觉得莎莎的,丝丝碎碎的疼痒。

两科四张卷子还得再背一遍。不会的题,再问问学校的老师,也好。

总不能,再因为自己不学的原因挨顿打吧。

......

周四,雪涟一反常态,没有睡觉,没有打闹,没有影响课堂纪律,安安静静的坐着,一动不动,每一科,或多或少的都听了一点,偶尔还插两句,让老师再说一遍,没跟上。

一天下来,办公室的老师们都在讨论白雪涟,觉得这孩子是不是开窍了。

“老师,你好,我是白雪涟,是初二三班的学生。”雪涟站在科任办公事外,敲门。

这个办公室很大很大,汇集了整个初二年级历史,地理,政治,生物,这些科所有科任老师。

“进”

雪涟径直走向生物老师的桌子“老师好,我是初二三班的白雪涟,前一年多的时间里,没怎么学过习,最近因为一些原因,想往上追一下。尤其是还有不到半个月就要考生物的结业考试了,我想突击一下。”

“哦,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说话挺有礼貌的学生。你有这个心思是对的,现在开始好好学习,不晚的。”

“嗯嗯,我知道的,谢谢老师。我自己找了两张卷子做了,又和书上对了答案,又几个地方,不太明白,您能帮我看看吗?”一边说话,雪涟一遍拿出卷子,摊放在桌子上。

“老师,您看,这个问题,这样问,为什么要往这边答啊?”

......

“谢谢老师,我都明白了。我回去会再多看看书,把该背的背下来的。辛苦您了。”

”好,以后上课也要像认真听啊。”

“啊,老师您今天上课的时候就注意到我了啊?”

老师笑而不语。

“小姑娘,地理也是要结课的学科哦!你不能厚此薄彼哟,也要多学学地理,有不会的拿来问我啊。”

“谢谢老师关心,我最近也有做地理卷子的,但是还没整理完,等我整理完问题,也是要向老师您请教的。到时候,老师可不要嫌弃我笨,才好。”

“哈哈,怎么会呢,只能你们肯学,我们当老师的就愿意讲啊。那我可就等着你来找我了哦!”

“好的,谢谢老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