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陌如乡心归处
匿名群号:819453089

有缘而来,无缘而去,世上之事就是这样,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盼也无用,求也无益。有缘不推,无缘不求,欢迎来到小圈匿名交流群,在这里可以提问任何关于圈子的问题,此群仅限于小圈内的小朋友,本群是给小朋友倾诉群/小圈群,大圈可以说,但不能讨论太深,聊天必须匿名,禁止黄赌毒,暴力言论,血腥图片等
被动

要抱抱,要挨打

“我要抱抱.."

“你把工具藏哪儿了?“不知道..我要你抱抱我"“我问你,工具呢?

面前的人被气的满房间乱走,翻完床底翻柜 子,愣是找不到一个工具,甚至- -根数据线。屋里中央站着的女孩子皱着眉头看着他找,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委屈又加一勺害怕,却还有-丝奸计得逞的得意在里面,虽并不明显,但依旧是份量最重的。

这般复杂,自己都不太清楚现在是什么心情,因为这位被自己硬生生地掰成主的还未正式上道的男朋友,似乎今天真的和自己杠.上了。她李圆圆,最近三番五次作死,总觉得要到尽头了,中午把家里的工具藏起来了,怕玩脱也想看男朋友的反应。

现在的情形,现在的心.情...

可是藏工具就是要看到这幅画面啊,如果他 抱着自己刮刮鼻头再说- -句别闹了,自己岂不是更自讨没趣,心里懊恼指不定又要和他闹别扭。话又说回来她现在又万般觉得他冷漠不愿抱她,只一心一意找工具很讨厌。

话再说回去,他理应知道是她自己总是作死想讨打,想掰他,晚上又摔筷子也是怕他不打他,他定能看出来,但他看出来又为何真生气。

来来回回自己都寻思不明白自己心思,小孩儿-甩手干脆就任着自己脾气走,我就是想掰你打我,我就是藏了工具,我就是最近闹。

“我再问你一遍,藏哪儿了!’

她其实不怎么见过他发脾气,就连现在他只是语气不怎么变,脸上的表情没有了罢了。

她也不应声了,扭过头来盯着地板发呆。

“你今天就别告诉我,让我亲自找到了,你买的那些工具,你今天挨个遍。

这话- -出,小孩儿从脚底生出一阵麻意,这话 听起来不太像开玩笑。不会吧,掰夫进展- -直从第一次坦白完,第二次约法三章管学习,第三次. 又暗示之后没什么进度了,虽然最近- -直心情不好闹,可他也真的就没什么反应啊,就因为摔筷 子? -下子摸到门道了?

租的房子也不大,他如果真的要找肯定是能找到的,那自己没台阶下了怎么...

他出去找了...要是找到了....真的会挨打吗..他真的会生气.....可是我真的心情不好啊.....

她心里着急怕他找到,挪了步子往外走,想看他有没有去她藏东西的地方.结果刚出卧室门,, 看见他怀里抱了一堆宽窄不- -形状各异的东西走过来了--

没错,那些都是她自己半推半就半主动买下的,今天中午藏进许久没用的厨房柜门中的蒸锅里的工具。

他竟腾出一只手拉住要跑的自己,把人推进 卧室,等两人都进了门用脚- -勾把i ]带着关上了

啪,门锁上了的声音。

噼里啪啦,工具杂乱地被扔在床上的声音。

被带进屋里的小孩) L听着只觉得头皮发麻,眼前是七八种“自己喜欢”的工具,作为恋痛的小孩儿自然不喜欢买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小玩意儿, -个个都锃亮厚实,本打算一步步让男 朋友- -个 个来探索,今天- -下子被全部摆在眼前,再回想刚刚那句“全部挨个遍”,小孩儿身下一-紧咽了口唾沫,不敢再看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裤子脱了”

这么直接?

“我今天被你闹得是真的生气,李圆圆。”那你稍微意思意思,你别气话当真吧..

对方看自己没说话也没再说,好像在平复情 绪,一时间屋里寂静,竟弥漫了- -丝尴尬。小孩儿觉得他还是不会忍心,于是开口又委委屈屈重复了刚刚被提溜到卧室罚站已经说了好几遍的话

“你抱抱我.. .

一个抱抱,小作精作了三四天惹男朋友生气,今天饭桌上因为玩手机被制止摔了筷子对方忍无可忍自己被罚站后,已经变着花样说了特别多遍了。

“我要抱抱”“你抱抱我"“你能不能抱抱我"抱抱?.来来回回地求抱抱,再加上委委屈屈的语气,自己听了都觉得可怜,可似乎今天对这个希望温温柔柔的男朋友-点都不奏效。

“抱什么,前天心情不好我抱你了吗,哄你了吗。昨天我打游戏你拔路由器,我说你了吗。中午非要去客厅吃饭,我是不是依你了。晚_上还摔筷子,你还要抱抱?

显然,新的撒娇攻势点起了对方还未熄灭的火,而一串地训斥让自己不知道怎么抬头反驳。确实啊,最近就是心情不好,就是想他有点反应啊。

自己还没想接下来怎么办,对方已经在一-堆工具里挑挑拣拣了,工具碰撞发出的脆响,让李圆圆大脑都停滞了,看到拿出一个戒尺,又走向自己,被拽着到了床边才想起来挣扎。

晚了

还没用力就被一股力量按在腿上, 那个.上次打他还是三个月前学习的时候的男朋友今日手劲格外大,摁着腰自己竟觉得有-丝害怕。

傻子才不会反抗。手挡住身后,挣扎着往后脱落,想抽出身子来好好近身和他撒娇,摸摸蹭蹭嘤嚶嘤两句,也许就好了,谁料剧情好像不对。自己还未行动,结果身子被膝盖一顶,他拿工具的手放下工具把自己-托,屁股就撅的更高 了... .挡住身后的手贼容易被剪在腰部,两个手腕被一-起钳住,-下子,没有退路了。

_上没有话说,嗓子里的哼唧声从没断过, 这么被牵制住,小孩儿一-下慌了, ...........她还没说话,戒尺就隔着睡裤抽上来了。疼得不假,不像闹着玩的,戒尺的力度认真地像真的在"处理”她。

“你当然行,你可行了,我们家李圆圆行得要上房揭瓦了。

她羞耻,恼怒,不甘,“呜呜呜呜呜”地哼唧个不停,身子小幅度地扭着,换来的却是被按的更紧的后果,“我们家李圆圆”几个字眼是宠溺,而眼下的情形却是被按着挨打,男朋友嘴里是阴阳怪气的语气,下手没有半分含糊。她急得蹬腿,却丝毫缓解不了身后的疼。

痛觉渐渐被唤醒,身后已经升温,戒尺再落下来已经是疼极了,李圆圆挣扎的幅度也大了起来。

他索性不按了,停了手,她赶紧把手放到身后挡着,“......谁知他依旧不吃撒娇这套了,放了工具两只手拽着她裤子往下扯。

她怎会让他把遮羞的褪了去!本是手心朝上贴着屁股的,赶紧翻转了手拽住裤子,“不要脱啊,我不...

无效。

手指被一根-根掰开,手腕又牵制住,内裤 和睡裤- -同被扒了下去。她羞得要命,再使劲向下找裤子拽住,已经够不到布料了。

工具又被再次拿起,身子又被在他膝上调整了姿势,戒尺这回落在裸露的皮肤上,更疼,更响

“我不要...呜呜呜呜呜”

可她男朋友- -点都不想理会她,戒尺依旧是有规律地落,她嘴里呜呜地示弱求饶今天仿佛被他屏蔽。

可是越来越疼了,她已经薄薄地出了- -层汗,屁股也被打了肿了浅浅的一层,被钳的胳膊在身后酸酸的,她突然觉得不好玩了。

呜呜的声音小了下去,又挨了十几下,戒尺停住了。他松了她,把她手往下放了放,揉了揉手腕,又轻轻揉了揉屁股看了看伤。

她以为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化了。

“手放前面去,我们换板子。

这话无异于一颗炸弹,瞬间在李圆圆心里炸开,她本就失了调皮的想法,谁知他真的要践行刚刚的话。

李圆圆急忙趁他没按着自己要起身,谁知道对方“啪”-板子狠劲砸在身后,硬生生给她打趴了回去。

李圆圆,趴好。

这一板子把李圆圆打蒙了,头顶是毫无语气的话,身后是刚体验炸开的疼,他突然之间觉得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也不给李圆圆乱想的时间,便接二连三的板子抽了上去,让李圆圆的脑子里面全部都充斥着“好疼”两个字。

李圆圆害怕的拽着床单,挨了个二十多下带着哭腔把手往身旁伸。还未到身下板子停住了。

“手。”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的威胁,却让人起一声鸡皮疙瘩。李圆圆胸口一紧,握着拳头又把手收了回来,谁知道那板子又沉了几分,打的她叫喊声高了好几个调。

“疼呀,呜呜呜呜呜,别打了。 ”

“呜呜呜呜,不打了真的不打了。”

都是求饶,没有认错。腿胡乱蹬着手抓着床单都要脱落了,板子也挨完了。

李圆圆无力地大口喘着气,屁股上红肿一片,难过的埋着头呜呜的哭着。

够了吧该哄我了吧,李圆圆心里想着。

男朋友此时把自己扶了起来放在腰间,两只手在身后揉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双方呼吸的声音。

等到呼吸渐渐平稳了,他拍了拍自己,他也从床上起来,收拾了床上的工具。李圆圆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男朋友把工具收拾到桌子上,给床腾出了个地方,把枕头横放在床上,“趴上去,该皮带了。”

李圆圆听到这话是真的要大哭起来了,她怎么也没有觉得休息过后还有,她以为男朋友会这样放过她。

“不能再打了,真的不能了。呜呜呜呜够了,真的好疼。”

“李圆圆,给我趴过去。”

叫大名真的是太恐怖了,只要她一被叫大名就双腿发软想要哭,可是她真的不能趴上去,不想在挨揍了,再这么下去她真的会把所有的工具都挨一遍的。

男朋友看着李圆圆并没有爬上去的意思便说:“站着也可以。”

李圆圆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他就已经把皮带抽了过去。“疼”占据了李圆圆所有的心思,她本来就是站在床边,这下子直接被打的伏着身子支撑在床上。

嘴里哇哇的又喊了出来,李园园一只手支撑着身体,另一只手绕到了身后想阻止皮带落下,谁知皮带并没有就此停下,就这么的皮带尖扫到了手心上。

“手欠抽你就挡”李圆圆病疼的收回了手,突然间李圆圆觉得自己无路可退,除了挨揍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干么。

“你别打了,求你了,我真的好疼,呜呜呜呜呜。”

不知道几轮下来,本来手掌挨着床边,变成了手肘,最后变成了跪在床边。皮带依旧的往下落。他是真的铁了心要揍她,李圆圆心里想着。

李圆圆觉得要崩溃了,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挨三顿工具,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不停地求饶撒娇,李圆圆觉得是不是男朋友变心了不爱她了。

屁股好像麻木了,李圆圆的心也麻木了。“李圆圆,趴上去。”

他拍了拍屁股,语气也没有之前之前那么冷了,但却依旧没有什么感情。可是李圆圆却被打杵了,她站起来害怕的看着他,收起了眼泪,慢慢的挪上了床。

男朋友也不着急,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跪在床上,伸手去拿小黑棍,戳着她的腰让她趴下去。说道:“谈谈吧。”

“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我也知道你想让我打你。可是,说实话我一点的都不喜欢用这种方式处理问题。你说的话我都放在心上了,我也一直在找哟普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怎么给你你想要的。”

“可是你并不给我想别的途径的机会。”

“你从来都没有这么无理过,李圆圆。”

“我真的很生气,又生气又难过,我难过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你这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我难过我不知道怎么处理。”

“今天你摔筷子,我突然之间清楚了,我也希望你只几天不断地作死也想清楚了,一旦我顺了你的意揍了你,你就知道,顺着你的方式是真的,但是合了你的意却不会。”

“你所有的错误都会有代价,你的屁股的处理权再也不是你一个人说的算的了。”

“我今天说到做到,剩下的工具,你今晚都要挨完,我不会停手的。你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做。”

“我永远都是图接受你的全部,你想好迎接了么。”

李圆圆听得一愣一愣的,满是重点的坦白让她一下子转不过来了,可她抓住了“永远在接受”最后的话,她相信他,她依赖他,所以她才会放手去博,去赌他不会好好“照顾”她。

她没想到,会如此猛烈,如此快速。

她嗯了一声,又把头埋在了手臂里,为什么剧情走向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样,自己心里似乎又有满足,却没有开心,又冷静,却满是情绪。

小黑棍棒被拿了起来,轻轻地敲了几下示意着要开始了,举起落下不到五下,刚才的温情深沉的氛围被赶得烟消云散,真是太TM疼了。

刚刚的独白时间让屁股放松了一段时间,再次被小黑棍这种武器进攻,疼痛指数直飙满级,李圆圆挣扎的乱爬,脑袋顶疼的都要冒烟了。

“受着,不许动。你四天前在超市给我摆臭脸的时候,开始想这怎么和我作死的时候,就因该想到你会爱多中的打。”

李圆圆确实理亏,他确实字字说的对,说得准,是她算错了他的情谊,算错了他的想法。

可太疼了,细长的小黑棍旨在学习的时候单独挨揍过,从来没有这般处境地给自己雪上加霜过。

“我错了呜呜呜呜呜呜,好疼。”

认错其实没有那么难,卸下包袱,丢掉别扭和固执,其实只是一瞬间。

我真的错了,别打了,求你了。

李圆圆哭的越发大声了,认错也越来越频繁,可是两个人的距离其实是越来越近。其实在他俩看来这是双赢。

小黑棍让本身红肿的臀部又重新肿起了一愣子,李圆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停手的时候依旧没有没有变气息的在哭。

他揉了揉李圆圆惨兮兮的屁股,也重新的叹了一口气。

“数据线我就不算在工具里了,虽然你也把它藏起来了,剩下的拍子和小红,挨完今天也就过去了,你能记住今天这顿打就好。”

谁知李圆圆吭叽吭叽又提高了声音,拽着他的胳膊往上靠,有撒起了娇。

“不打了呜呜呜呜,太疼了。”

“别打了,抱抱我,求你了。”

女孩子哭着和你说抱抱我,往你怀里一钻,有谁能受的住呢。

但是在这里回答当然可以,男朋友咬了咬牙心一狠,“不乖的人不能被抱,趴回去,还要接着打。”

李圆圆要开始闹了,她都哭了,也认错了,为什么还不能抱,竟然还要挨揍。

她挣扎着要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红就在他的手上,小红突然之间甩了下来,就算没有力气也是实打实的疼到了肉里。

“呜呜呜呜我不........,我要抱抱。”

他不理会,摁着李圆圆的腰就接着招呼她的屁股,小孩子满嘴的“抱抱”又可怜又让人更想狠狠的揍,屁股被小红打的很重,都甩在臀腿,却又是给人钻心的疼。

“呜呜呜呜呜抱抱我,疼,不打了。”

“呜呜呜呜不打,呜呜呜呜呜不打了。”

最后李圆圆也说不出要抱抱了,哭的只能说两个字“不打”外加一连串的呜呜。

几十下过去,李圆圆便满头大汗,喊的嗓子都哑了,当停手时身上的男人把按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卸下,他却不顾身后的疼爬了起来,搂着脖子就抱了上去,“疼.....”眼泪鼻涕一股脑的往他肩膀上蹭,痛的真切,也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真切。

“不疼就不打你了,疼狠了你才服,不是么圆圆。”

李圆圆哭的更大声了,她不知道除了疼还在哭什么,哭她的脆弱,哭她被看穿,还是哭她被她羞,被他掌控的全面。

她弱弱的抱着他哭,在他怀里歇息,她似乎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直到耳边又传来一句“还有拍子呢,歇好了我们继续。”

这还能怎么办,被男朋友拿捏得死死李圆圆最后是抱着被打最后一个工具,被命令着抱着脖子的手不能松开,松了就会被加数据线。

最后一轮,打一下认一次错。

“啪”

“呜呜呜呜呜我错了”

“啪”

“呜呜呜呜呜我错了”

“啪啪啪”


“我我我呜呜呜呜真的错了,呜呜呜呜”

谁说被抱这安慰和被狠揍不能兼得,于是李圆圆从此以后过上了“要抱抱”“要挨揍”都能得到的回应的美好生活。